法兴银行CEO加冕礼

  加冕礼

  如何在短短六年间将一个已然失控的金融巨兽驯化为全球银行营收排名第二的佼佼者?法兴银行全球CEO Frederic Oudea 自有妙招

  时年45岁的天主教徒吴棣言(Frederic Oudea)遭遇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挑战。那是2008年5月,整整一个春天,法国兴业银行(下称法兴)总部巴黎办公室内都弥漫着沉重悲壮的气氛。这里彻夜灯火通明,这位刚刚上任的法兴银行全球CEO不得不夜以继日与下属商议决策。

  这家创建于拿破仑时代、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并最终成为法国工商界支柱之一的机构正深陷生死边缘。令法兴蒙羞的是一宗简单而狡猾的欺诈案,31岁的法兴银行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Jérome Kerviel)利用监管漏洞,秘密开展违规交易。

  在过去的两年间,科维尔对欧洲股市未来的走向投下了巨额筹码,并创设了虚假的对冲头寸,以掩盖自己的操作踪迹。这宗欺诈案导致法兴损失49亿欧元。法国兴业银行不得不迅速解除了他聚敛的股票衍生品头寸,预计总金额在500亿欧元。与此同时,美国次贷危机也导致该行额外损失了20亿欧元。

  接踵而来的打击颇具致命性,一些传闻称法兴完全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收购。垂涎三尺者包括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西班牙国际银行等。

  这一切都令刚刚履新的吴棣言如坐针毡—上任之际,没有香槟红毯,他甚至无暇顾及在医院待产的妻子及即将出生的儿子。当时的法兴已经失控—账面亏损高达78亿美元,总部广场上充斥着员工抗议游行,其股价也一落千丈。

  人们认为法兴会成为第二个巴林银行,两者所受劫难颇为雷同—1995年2月,拥有233年历史的英国巴林银行,因“魔鬼交易员”尼克·利森(Nick Leeson)的一笔巨额亏损交易而直接倒闭。在此之后,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变得更为严谨了—各家银行安装了复杂的监控系统,以避免类似灾难再次发生,但灾难还是发生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厄运之后,巴林、法兴的命运却迥然不同。吴棣言带领法兴走出了交易员丑闻的阴影,无论是随后爆发的全球金融风暴,还是席卷全球银行业的巴塞尔协议Ⅲ,法兴均能坦然应对。2013年,法兴全年营净利润22亿欧元,较2012年增加了2.8倍。如此成绩颇为骄人,吴棣言不仅向世人证明了自己,他所掌舵的法兴在经历大刀阔斧的精简和内部改革之后,也以轻松姿态迎来150岁生日。

  今年10月,吴棣言将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大皇宫(Grand Palais)—一栋已有百年历史的建筑里庆祝法兴150周年生日,吴棣言将亲自邀请众多嘉宾参与见证这一神圣时刻。在法兴人看来,即便未来仍难以言说,但昔日的光辉已足够荣耀。危局吴棣言堪称银行家中的少壮派。在法兴百年历史上,从未有一个人像他那样,从首席财务官、首席执行官再到董事长,前后只用了6年时间。而这正是吴棣言的宿命。“交易员事件对我来说是命运的安排。我非常幸运,在那个时间节点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去解决危机。这是我职业生涯中不可预测的转折点。”吴棣言对《环球企业家》说。

  年轻时,他一度以为自己会终生从政。吴毕业于素有“总统摇篮”之称的法国国立行政学院,历史上有多位法国总统、总理及超过8000名政府高官毕业于斯。他也曾就职于法国政府预算部及财政部,并担任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的顾问。

  1995年,吴棣言被法兴银行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布通(Daniel Bouton)慧眼识珠,招至麾下。吴棣言正是丹尼尔·布通所欣赏的社会精英。在丹尼尔·布通统领法兴的十五年内,法兴在衍生品交易上采取了激进作风,并大力倡导精英文化。丹尼尔·布通充分利用法国教育体系培育出色数学家的才能,建立了世界一流的股票衍生品业务。从1990年到2008年,法兴银行衍生品部门从25人扩展3500人,增长了100多倍。由于专门对市场走势进行复杂的押注,该业务的利润非常丰厚,以至于丹尼尔·布通可以令人信服地认为在银行业中,规模不是一切。法国兴业银行也因此可以远离合并,独善其身。

  在此背景下,吴棣言从法兴银行伦敦公司银行业务部主管开始银行家生涯,他很快晋升为法兴全球股权业务部运营总监。2003年1月,他开始担任集团CFO,是当时高层中最年轻的一位。

  但很快经历交易员欺诈事件之后,人们发现丹尼尔·布通的战略开始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了—如果这一战略完美成立,那么一个交易员何以能独自隐藏比当年摩洛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还要高的巨额头寸?

  魔鬼交易员丑闻传出之后,丹尼尔·布通等高管被迫辞职。一时间,法兴群龙无首陷入混乱。当时的吴棣言正担任法兴首席财务官(CFO)。想起事件的来龙去脉,他至今仍不寒而栗。2008年1月18日,这是一个寒冷的早晨。吴棣言还没走进办公室,法兴企业及投资银行业务部主管皮埃尔·穆斯迪尔(Jean-Pierre Mustier)就将交易员丑闻一事告诉了他。

  当天下午,法兴就紧急组建了一个调查小组,开始对整个事件进行调查。那段时光,吴棣言整天埋头于各类报表之中,分析法兴的头寸表,计算可能出现的损失。20日凌晨,所有的头寸被最终确认,法兴董事会在当天下午六点半召开紧急会议,吴棣言带来的消息震惊了所有的人。根据查清的违规持仓情况,法兴欺诈交易的账面金额高达约500亿欧元。

  500亿欧元几乎相当于当年法兴全年净利润总额的十倍。若不迅速处理这些交易头寸,后果将不堪设想。21日,法兴在非常不利的市场环境下进行紧急平仓,整整抛售了三天,最终实际损失仍高达49亿欧元,这相当于海地全年的GDP。

  为了填补巨额亏损的资金缺口,2008年2月,法兴宣布紧急融资55亿欧元。“由于时间限制,我们只有三周的时间完成如此巨大的增资项目。”法兴中国董事长马蓉露(Anne Marion·Bouchacourt)向《环球企业家》透露说。当时她任法兴集团全球人事部负责人,由于法兴大部分员工为持股人(总计持有约6.5%的股权),她需要不断跟工会沟通,以说服员工增资时也能增持股票。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