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67名国企高管落马 38人为企业一把手

  □腐败特点

  集体腐败“窝案”增多

  国企高管的腐败有一个显著特点:团伙腐败,“窝案”增多,一个高管的腐败往往带出一串人的腐败。

  2013年8月底,两天内中石油4名高管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均被宣布因违纪接受调查,其中,李华林上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不到一个月。而2013年9月1日,时任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也是中石油前掌门人的蒋洁敏落马,更成为十八大以来首位落马的中央委员。

  今年6月26日,广州市检察院通报,19人因卷入“白云农工商系列窝案”而被立案调查,市国营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等人涉嫌利用国企改制转型,设立公司挪腾贪污国有资产2.84多亿元,金额打破了广州贪腐窝案纪录。

  国企窝案频发的背后,不仅有国企管理体制漏洞的原因,也有监管体制缺位的因素。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国企高管腐败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国企系统的腐败通常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这和体制有很大的关系。国企产权不是企业负责人的,监督成本极高,这使得国企领导人容易滋生腐败。

  汪玉凯说,另一个腐败原因则是垄断,一些国企通过垄断来获取巨额利润,如石油、石化、铁路等,由于它是高度垄断,不是公平竞争,就容易导致一些国企高管出现腐败,挥金如土。同时一些大型国企经营范围很广,很多业务都在国外,缺乏有效的监督体系,这也就使得这些年国企腐败不断。

  □反腐举措

  严查企业经营和用人腐败

  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中央在国企系统的反腐力度明显加大。落马的67名国企高管中,有50多人是在今年宣布被调查。

  今年3月中下旬,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布新一轮机构改革结果,把国资委及央企单独切分出来,由第五纪检监察室负责,透出反腐指向国企的信号。随后4月18日,中纪委网站上公布的一份会议资料透露,国资委被确定为反腐查案的八个改革试点之一。

  今年以来,国资委密集召开反腐会议,提出要建设反腐防控体系,从体制机制等制度上推进人财物等重大决策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4月,国资委还出台《关于贯彻落实〈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实施办法》,要求严查企业经营管理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用人等方面的腐败问题。

  作为规范国企高管薪酬的另一举措,“降薪”无疑是近日的一个讨论热点,也是最受关注的举措之一。据报道,被称为国家版的国企改革总体方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有望在年内出台,该方案将与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相呼应。

  下一步,央企高管薪酬将采用差异化薪酬调控的办法,由中组部、国资委等方面任命,拥有行政级别的央企高管,尤其是金融类央企高管,将会有较大幅度的降薪、限薪。有媒体称,根据上述方案,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

  □观点

  国企高管薪酬应区别对待

  高薪都难以实现养廉,以降薪为主要手段的薪酬制度改革,能否预防贪腐?汪玉凯说,这是制度设计问题,所以这次改革的方案也提出,要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

  他解释说,今后国企高管要走两条道,一个是从政府官员中过来的国企负责人,仍是国家公务员身份,是不应该也不能拿高薪的,这是国际惯例,另一个是通过招聘而来的职业经理人,可拿高薪,但跟业绩挂钩。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说,简单地降低国企高管薪酬,确实可能造成央企高管怠工或寻租等。他认为,对央企高管薪酬,不宜采取类似官员的整风方式,因为央企高管的激励水平对企业价值有重大影响。

  刘胜军与汪玉凯持有相同观点,认为国企高管的身份应该明晰化为“经理人”,不能停留在“既是官员又是企业家”的混沌状态。他同时认为,国企改革的目光不能局限于国企本身,对于央企改革而言,打破行政垄断所带来的竞争压力,可能比内部的体制突破更为有效和可行。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