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邵宇:中国会掉下债务悬崖吗?

中央政府债务风险较小,主要集中在铁路总公司,但伴随铁路投融资机制改革的启动,债务风险化解的路径较为清晰,局面可控。

  债务危机与过剩产能往往是经济危机的一体两面,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政府债务危机可能性引发各方关注,其概率几何?中国债务问题严峻性究竟达到何种程度?去杠杆与加杠杆之间微妙平衡如何把握?什么是解决债务问题的可能方向?

  如此情况之下,厘清政府资产负债表则至关重要,对此各方口径观点不一。中国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指出,考虑地方政府偿本付息资金缺口和常规基本建设和服务提供需要的融资需求,他认为应对未来几年地方政府的偿债压力应该具备相应金融条件,比如2014年-2015年社会融资总量增速需要在19%-19.5%,结构条件方面则需要较大幅度拓宽地方政府债券和城投债融资规模。

  为了较为精确、系统、合理地回答上述一连串“逼问”,我们开展了一项重要而意义深远、兼具开创性和前瞻性的研究——编制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包括中央政府资产负债表和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遵从“剔除重复计算、避免疏忽遗漏”的原则开展此项工作,将理论梳理与实际样本调研研究相结合,力图做到准确而可信。

  我们将政府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分解为中央和地方(省、市和县)两级。对于中央政府,其资产和负债主要为中央政府机构所持有和承载,所以编制中央政府资产负债表,最为重要的是确定哪些部门、机构是资产(负债)的权重持有机构,并将其有机的整合。而对于地方政府,从资产看,两块较为重要的资产是土地储备和地方国有资产;从负债看,其主要包括地方政府贷款、地方政府债券、地方政府向上级财政借款、通过其他渠道(影子银行,如信托等)的负债,梳理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需要将上述主要分项的影响因素和变化趋势做较为精确的分析。最终,我们提供了2002-2012年中央和地方政府较为完整的资产负债表,中央政府资产负债表涵盖9项资产和5项负债;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涵盖4项资产和4项负债。基于资产负债表,前面提出的众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一,中国政府究竟有多少家底?

  总体上政府的家底在不断增加,但分化明显。中央政府家底稳健而快速地增厚,地方政府家底较明显地受土地价格波动和债务负担影响。在2002-2012年,中国政府的资产从12万亿增长至60万亿,年均增速17.6%;净资产从8.3万亿增长至34.5万亿,年均增速15.6%,同期名义GDP年均增速15.8%,M2增速为18.1%。中央政府资产扩张速度高于负债膨胀速度,其自然结果就是中央政府家底不断增厚,2012年底,中央政府净资产规模为16.9万亿,且2006-2012年,净资产保持着年均20%的扩张速度,高出同期名义GDP增速约5个百分点。与中央政府形成鲜明差异的是,由于受土地价格波动影响,地方政府资产波动较大。2012年底,地方政府净资产规模为17.6万亿,净资产增速波动较大,2006-2012年平均增速为15.8%,较中央政府低约5个百分点。

  二,中国政府究竟有多少债务?

  2013年8月开始,国家审计署开始对全国五级政府债务开展审计,根据我们的资产负债对中央和省、市和县政府债务的核算,同时对乡镇一级政府债务的估算,可以得到中国五级政府债务的规模。

  2012年底,中国五级政府债务规模28.5万亿左右,其中,中央政府11万亿,省、市和县三级政府16.5万亿(含2万亿BT代建),乡镇政府1万亿;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54.8%,各级分别为:21.3%、31.6%和2%。2013年,预计政府债务规模32.6万亿,其中,中央政府12万亿,省、市和县三级政府19.6万亿(含3万亿BT代建),乡镇政府1万亿左右。2013年较2012年的变化情况,总规模多出4万亿,其中,中央1万亿,省市县三级政府多3万亿。

  中央债务主要为国债(占比70%)和铁路债(占比25%)。地方债务中,银行贷款、债券、其他影子银行借款(主要是信托)和BT代建分别为50%、17%和14%和15%;伴随融资平台贷款清理并收紧,贷款占比持续下降,债券、信托融资和BT代建占比上升,2010年的时候,银行贷款占比达到80%。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