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张茉楠:中国经济的“存量改革”之战

只有这样才可能真正解决在中国式的财政分权体制(纵向竞争)和地方竞争体制(横向竞争)双重背景所导致的的存量资产配置扭曲和效率低下的深层次问题。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无论是世界经济还是中国经济几乎靠“增量”来刺激增长,但事实证明,由于存在大量结构性问题没有解决,增量对于存量的调整没有太大效果,反而因为过度刺激带来了一系列风险隐患和政策后遗症。

  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新一届政府将未来政策重心指向“存量”。2013年7月5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出台《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简称“金十条”)这让中国“存量改革”路线浮出水面。“金十条”明确将采取十项措施“盘活存量”,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凸显出中国高层要扭转资源错配,推动“存量改革”的决心。

  当前中国存量资产并不少,但期限错配、结构错配和方向错配导致了大量不良资产、闲置资产和沉淀资产,这是中国经济低效率、金融低效率,而财政金融高风险的重要原因。可见,“盘活存量”的最大难题是如何清理债务和不良存量资产,是如何把流向虚拟经济领域,以及沉淀于不良资产及产能过剩领域的存量资产盘活起来。

  新一届总量李克强总理执政以来,已经释放出三大明确的政策信号:一是新一届政府绝不会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二是新一届政府对经济下滑的容忍度在不断提高;三是全面而坚定地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让“改革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大红利”。

  的确,改革可以为中国乃至世界带来更大的红利,但是中国的改革不可能“零打碎敲”,必须抓住“牛鼻子”,做到“纲举目张”,才能“有的放矢”,根本解决中国经济的系统性问题。当前“用推进财政分权盘活财政存量,用利率市场化(金融分权)改革盘活货币存量”,从这个意义上讲,盘活存量对中国经济而言是一场“战争”。

  首先,到底该如何化解债务风险,“盘活财政存量”?回顾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政府财政体制变迁历程,政府财政管理体制是处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以及地方各级政府间财政分配关系的一项基本制度,其核心问题是明确各级政府之间支出责任和收入划分。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