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郭树清的山东新政

离开证监会主席这个舞台的郭树清,在山东风声水起。山东金融人才告急,为此,中央金融部门和企业将选派30名干部到山东挂职,山东省每个地市将配备一位懂金融的副市长,而山东省也将选派34名干部到中央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挂职。

  离开证监会主席这个舞台的郭树清,在山东风声水起。在中国经济改革的关键时刻,懂金融、有资源的改革者都是稀缺资源。

  8月7日,山东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被业界解读为“金改22条”。这位金融战场的老战士希望以金融为抓手,让重工业为主的山东转型为重工业与服务业匹配、政府主导与市场内生动力相平衡的现代经济大省。

  撤下政府主导经济之手并不容易,即使市场派人士也不得不承认以下现实:中国经济发展进程刻下强烈的政府烙印。但地方政府到了放手之时,经济必须转型,因为地方债台高筑、全要素生产率下降,显示以往的模式走进死胡同,成本费用已经高于收益。

  众多市场派人士虽然呼唤政府放手,但政府的手却越抓越紧。如果大部分财富进入政府口袋,如果政府的隐性担保是银行认可的唯一信用之源,如果政府是大投资家,并且这个地方居然还没有建立公开透明的公开财政体制,那么,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个地方必然发展成为政府主导经济的发展模式,不因舆论而改变。

  改变权力之手的介入,建立公开透明的公共财政体制是基础工程,钱袋子的公开透明才能触发下一步改革,即政府与民间的利益边界清晰。

  据悉,今年山东要向社会公开省级“三公”经费预算总额,省直各部门除少数因涉密不宜公开的,都要公开部门预算及“三公”经费预算,在县级政府探索实行接待经费公开。这是改革至关重要的一步,钱袋子不公开,谁能说政府拿得多还是少,效率是高还是低?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公开的情况来看,三公消费是多是少根本没有衡量标准,抑制三公经费更像道德要求而非制度所必需。而山东显然是想建立基础的财政体制,由政府与民间谈判划定边界,大家按照游戏规则执行。

  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参与者,郭树清想必对山东的金融渗透率很难满意,2012年山东金融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03%,而广东、上海、北京等地则超过6%。不同省份的金融占比各不相同,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作为钢铁大省,山东缺乏有市场影响力的股权投资机构、缺乏股权交易所,以至于无法并购过剩产能,显示该地的金融发展无法适应经济发展的步伐。大银行与地方商业银行主导的模式,使山东民营经济得不到足够的金融支撑。山东的钢铁、铁矿石、化工品需要定价机制,也需要对冲手段,说明缺乏活跃而规范的交易人员。

  更值得警惕的是,规模经营的市场化金融机构缺乏,许多灰色金融机构、灰色交易所却大打擦边球,金融失序、失信情况十分严重。2011年国务院“38号文”发布以后,以泰山文交所为首的一批交易所浮出水面。

  交易所不少,却远没有发挥市场定价、金融交易的作用,金融人才缺乏,民间信用基础薄弱,导致欺诈横行,山东面临的问题,是包括上海、浙江、云南等省市在内的所有金融市场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山东金融人才告急,为此,中央金融部门和企业将选派30名干部到山东挂职,山东省每个地市将配备一位懂金融的副市长,而山东省也将选派34名干部到中央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挂职。此外,小微企业通过小额借款公司、村镇银行、股权交易中心解决融资难,期货、知识产权、排放权交易中心也提上议事日程,青岛的离岸金融规划其志不小,一旦上海自贸区成型推广,青岛等地将成为首批受惠地。建交易所容易,获市场认可,谈何容易。

  金融改革不会一帆风顺,繁琐的审批、失信的文化、庞大的地方债都是拦路虎,即使实行市场举措,如果没有对信用的严厉监管,胜算也不大,一些地方政府盲目上马金融中心、温州的民间金融市场化改革难有建树就是前车之鉴。地方经济关键改革,需要懂金融、懂实业的实干家在各地破题。很幸运,山东拥有一位。

  希望郭树清的山东新政顺利推进,这是我们改革的样板,是包括上海自贸区、深圳前海在内的整体改革的组成部分。希望改革者成功。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