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施永青:经营性投资与持有性投资

一个地方要吸引投资,首先要吸引经营性的投资,其次才是持有性的投资。所谓经营性的投资,就是开设一间生产商品或提供服务的公司,透过公司的有效营运,令营运过程中所产生的增值,大过营运所需要的成本,这样公司就可以有利润。

  一个地方要吸引投资,首先要吸引经营性的投资,其次才是持有性的投资。

  所谓经营性的投资,就是开设一间生产商品或提供服务的公司,透过公司的有效营运,令营运过程中所产生的增值,大过营运所需要的成本,这样公司就可以有利润。

  所谓持有性的投资,就是纯粹买入一些资产,如地产、证券、黄金、名画之类,持有一段时期,希望在持有期间,投资品的价格可以有所上升,令投资者可以用买入价更高的价钱卖出,赚取差价。

  经营性的投资的特色是必须雇请工作人员,因为只有透过人的工作,才能起增值作用,才能使原材料变成新产品,才能提供服务给有需要的人。社会上有人从事经营性的投资,社会上的人才有工作做,他们的能力才有机会发挥出来,化成商品与服务,令社会的普遍生活水平可以提升。

  相反,从事持有性投资的人,基本上可以不聘请工作人员,除非规模很大,那才需要有人维护资产、研究市场、办理交易,以至盘点核算等。但纯粹靠这些工作人员,并不足以令这些资产增值,还得看整个社会的经济增长情况。它需要社会上千百万人(不属于它公司的人)努力工作,生产出更多的财富,令有条件进行持有性投资的人增加,投资品的需求才会上升,这样投资品的价格才会上升,之前的持有者就可以有利润。从事持有性投资的人,本身没有为社会带来增值,他们只是利用社会经济增长的机会,搭一程顺风车吧了。他们对社会的实质贡献,远不及经营性的投资者。

  因此,大部分政府都会欢迎与鼓励经营性的投资者,为他们提供居留权、税务宽免、廉价土地,以及其他政策优惠。但对持有性的投资者,有些政府视他们为不劳而获者,对他们的获利征收较重的增值税。因为,他们所赚的钱本应属于全社会的,所以政府可以收回一部分,重新再作分配,帮助弱势社群。

  于我个人而言,我其实喜欢作经营性的投资多于作持有性的投资。我宁愿花气力去营运一间分行遍布三十多个城市,员工超过5万人的公司,而不是炒卖地皮等升值算了。我宁愿一早起来为《am730》写稿,而不是漏夜注视欧美股市行情。老实说,我测市的能力不比很多专业的投资者差,但我不喜欢坐享其成,经营时的增值,可为我带来更大的满足感。

  所以,有时我看到炒家这么容易赚钱,我也觉得不合理,认为政府采取措施加以遏抑一下也是应该的。然而,长期以来,香港都没有向持有性的投资征收增值税,是否政府在刻意偏袒富裕阶层?还是因为持有性的投资也有一定的社会功能,值得吸引这类资金留在香港?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留待下次再谈。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