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周俊生:定点饭店抵公务消费不能一劳永逸

上海法官抱团嫖娼的丑闻已经落幕,但是在这起事件中浮出水面的党政机关出差定点饭店却浮出了水面,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

  上海法官抱团嫖娼的丑闻已经落幕,但是在这起事件中浮出水面的党政机关出差定点饭店却浮出了水面,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上海高院的3个法官连同招待单位上海建工的经理在由政府指定的一个度假村里嫖娼,与老百姓对“政府指定”应该具有的形象产生了巨大的反差。最近,媒体记者逐一梳理了全国31个省市区的4740家定点饭店后发现,在“档次适中,价格合理”的原则之下,四星级和五星级的酒店数量将近一半,奢华服务项目屡见不鲜,而虚报消费官员人数“做假发票”的手段,也已成为流行于这种指定饭店的潜规则。(8月26日《中国青年报》)

  党政机关出差指定饭店,这是2006年出台的一项制度,其目的自然是为了方便管理出差费用,限制不断增长的公务消费。这项制度在2012年由财政部进一步强调,规定出差定点的酒店在三星级(含三星级)以下。但事实上,4700多家定点饭店里,三星级酒店1746家,四星级酒店1438家,五星级酒店369家。三星级(及以下)酒店的比例,仅占52.82%,四星、五星级酒店合计占了“半壁江山”。很显然,所谓定点饭店制度已经成为一纸空文。

  定点饭店制度尽管已经成为一纸空文,但越来越多的饭店却热衷于在自己门口挂上一块“定点饭店”的招牌,自然,这也成为这些饭店招揽生意的一个手段,似乎有了这块招牌,饭店的地位就高人一等,这种情况表明政府在市场中仍然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以至饭店对此乐此不疲。为了拉住来自党政机关的出差、会议这种客源,“定点饭店”们各显神通,向出差人员提供假发票便应运而生,各种奢华服务可以在发票上以正当名目列支,走到极端,便出现了出差人员可以在定点饭店里享受色情服务并且公款报销。这几年,中央政府各个部门公布的“三公消费”一直居高不下,其中出差到底花了多少,在这些定点饭店里开的会议又花去了多少,由于“三公消费”的公布没有明细,民众得到的是一笔糊涂帐,但定点饭店里的高消费对于推高“三公消费”显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