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杨于泽:垄断企业不会敲锣打鼓迎调查者

近期国内反垄断执法动作频频,引起舆论强烈关注。反垄断调查肯定会碰到一些困难和障碍,但其中哪些是不该有的,哪些是必然存在而需要我们坦然直面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杨于泽

  近期国内反垄断执法动作频频,引起舆论强烈关注。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近日做客央视《对话》栏目,称反垄断工作正遭遇中国式尴尬,压力不断涌来。另一位反垄断官员介绍,他们到上海查处金价垄断案,当地行业协会会长一上来就拍桌子,弄得他坐飞机要听《拉德斯基进行曲》,从而给自己加把劲。

  反垄断调查肯定会碰到一些困难和障碍,但其中哪些是不该有的,哪些是必然存在而需要我们坦然直面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比如说,反垄断执法者到上海调查金价垄断问题,当地行业协会会长一上来就拍桌子,这其实再正常不过。咱们去搞反垄断调查,就是要断人家的财路,难道还指望他们敲锣打鼓地迎候在途,再说些“蓬荜生辉、不胜荣幸”之类的恭维话?合格的反垄断调查人员,理应具备一些实用心理学知识,通过察颜观色,做到对被调查对象的人心洞明,为执法调查活动赢得主动。同时,不必把调查对象的敌意举动揣在心里,放不下。

  垄断是对企业的违法指控,接下来就可能是巨额罚款和整改要求,反垄断部门需要通过调查拿出证据,很自然地需要一番斗智斗勇,没有困难和压力是不可能的。反垄断调查是执法活动,本质就是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肯定不同于吟诗作画的风雅和请客吃饭的快活。

  环顾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反垄断调查是一件风光风雅的事。欧盟1998年因太阳微系统的指控对微软展开反垄断调查,相关车轮战一直打到现在,罚款额已累积到20多亿欧元。其间微软聘用律师团,从法律实体和程序上对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和裁决进行阻击,通过和解、承诺与不履行承诺,为公司赢得时间和利益。如果讲“尴尬”与“压力”,欧盟反垄断官员可以讲的东西,应该比我们的反垄断官员多得多。

  我们经常说腐败分子犯罪手段并不高明、很容易识破;后来又经常有人感慨:腐败分子很狡猾,“具有反侦查能力”。个中逻辑似乎是,违法犯罪分子应该束手就擒,而权力机关只需手到擒来。这是一种养尊处优的心态,说明有些执法者还没有真正进入执法角色。任何违法行为都面临法律风险,规避调查或侦查是违法者的必然选择。为此,企业和个人发展并运用了一套复杂策略,警方和其他执法部门也自有侦查或调查的技术手段。既然是调查违法犯罪行为,就别抱有对手弱智的侥幸。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