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上交所反思错了方向

不从制度上根本纠偏,而希望以对冲手段消除基本的制度风险,是不现实的,反而会让市场生态更加恶劣。

  上交所终于对816事件开金口,但他们的反思方向是错误的。  

  8月25日,上交所首次公开回应“8?16”事件来龙去脉,如同一份自辩状,对当天为何没有采取停市、为何没有取消交易等市场质疑进行自辩,做法符合法律法规符合国际惯例。对于前端预警、建立相对明确的盘中异常交易等提示性公告等关键问题几笔带过,对于高频交易时代的异常交易状况,只是简略表示“上交所下一步将认真研究针对这类情形取消交易的制度、规则、标准、程序和业务技术安排”等,这些话语焉不只能说明一点,如果再发生一次乌龙指事件,交易所仍缺乏应对之方。这样的反思是浮浅的,对于失信的高频交易市场缺乏足够的认知。  

  只有积极推进“T+0”交易是明确的。上交所新闻发言人表示,通过此次光大证券相关事件,市场的共识越来越充分,认为应加快推出“T+0”机制,减少因缺乏纠错手段导致的市场风险。从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体现市场公平性的角度,上交所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抓紧研究论证股票“T+0”交易制度。  

  不从制度上根本纠偏,而希望以对冲手段消除基本的制度风险,是不现实的,反而会让市场生态更加恶劣。 

  假设实行“T+0”制度,光大乌龙指事件发生后,跟风买入蓝筹股的投资者在了解信息后,可以及时卖出股票,以减少风险敞口。而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卖出股指期货进行对冲。如此一来,大部分风险可以被消灭。另一方面,推出“T+0”交易可以增加市场活跃度,可以发现价格,券商、交易所、投资者都得益,何乐而不为?  

  所谓对冲风险,是指通过投资或购买与标的资产(UnderlyingAsset)收益波动负相关的某种资产或衍生产品,两种风险因为正反向的波动而得以对冲。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澳元与美元、美元与黄金、做空期权与指数基金等,这些投资品之间存在可以计算的一定程度的负相关关系,通过精确的计算以达到完全匹配。美国次贷危机保尔森之所以能够赚大钱,就是次贷衍生品与衍生品保险产品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衍生品价格越高、保险价格越低,一旦衍生品市场崩盘,手握信贷违约掉期合约的保尔森赚了大钱,更别提,保尔森还有10倍以上的杠杆率。  

  中小投资者在816事件中跟风买进蓝筹股,就算当天下午卖出,同样会因为蓝筹股下跌而损失惨重,“T+0”从本质上来说是缩短交易时间,而不是风险对冲手段。相反,由于“T+0”交易会加剧市场波动,当投资者在当天集体抛售蓝筹股时,蓝筹股的价格会如断头铡刀一样下跌。  

  A股市场比较接近于赌场,总体而言,换手率5倍于成熟市场,并且有显著的特点,股市上升时换手率疾速上升,而股市下跌时中小投资者捂股不动,如死水一潭。  

  1993年到2007年中国股市15年平均年换手率为484%,平均月换手率为40%。2005年5月的真实换手率(日均成交额÷流通市值×100%)到达历史低点2011年12月,沪市流通市值为122851亿元,日均成交额为465亿元,真实换手率只有0.38%,不足998点历史大底前最悲观时的一半。2007年年累计月换手率782%,由于流通盘快速增加,有效地降低了年换手率指标。2007年换手率仅496%,超出平均换手率12个百分点。如果把中国股市大盘股不流通部分计入在内,换手率高到吓人。  

  一个市场如果基础不公平,非流通股庞大,大股东有特殊权力(券商一天透支购股期限),股指期货等对冲手段设立门槛,那么,越是“T+0”,对大投资者越有利。正是因为如此,A股市场才于1995年取消“T+0”。现在恢复“T+0”,必须向所有的投资者开放股指期货市场,并且更严格地实行内幕交易监管,否则,A股市场就是一架绞肉机。  

  交易所建立公平高效的交易市场无可厚非,816事件引起质疑是因为背后是各交易者的不公平待遇,券商的短期透支交易,更快速的交易下单速度,大规模的风险对冲手段。上交所真想一视同仁地保护投资者,金融期货、透支交易、交易时速必须公平。期货市场相差一秒钟,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懒政者总是想避开核心问题,用投机办法糊弄过眼前困局,以前匆忙推出的权证成为绞肉机,至今未闻反省与忏悔之声,现在面对高频交易,想推出的居然不是一揽子高频交易协定,允许普通投资者对冲的公平规则,而是“T+0”。  

  普通投资者大声唤来的,不是对冲手段,很有可能是一架高速而疯狂的绞肉机。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