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政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促消费稳外贸宏观调控“微刺激”举措效果初显

分析人士大多预计,完成全年宏观调控目标没有问题,我国经济增长不会滑出“下限”,通胀不会突破“上限”。周景彤还认为,外汇局打击“热钱”流入以及人民币贬值预期等因素会使上半年外汇占款大幅增长的局面改变。

  防止突破“上下限”宏观调控“稳中有活”

  周景彤表示,当前经济运行中需要关注四大问题:一是外部环境变化。包括美国QE退出和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对国际资本流动进而对国内流动性、金融市场、物价等方面的影响。二是产能过剩。包括部分传统行业和新兴产业在内的产能过剩如何化解?这关系到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结构调整和就业。三是房地产。房地产不仅影响投资、地方财政收入和融资平台,而且也关系着居民住房消费、产能过剩的消化和金融经济的稳定。四是就业。尽管当前我国就业问题并不严重,但如果经济继续回落,去库存化、去杠杆化演变为去产能化,关停并转的浪潮必然会使就业问题凸显。

  “尽管7月份CPI有所回升,但近期通胀压力并不大,近期形成新一轮通胀的可能性降低。”周景彤告诉记者。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从宏观经济运行和物价走势来看,当前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并未滑出“下限”,物价距离“上限”较远,宏观调控将继续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根据不断变化的经济形势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周景彤表示,如果经济运行在上限和下限之间,即通胀和增长均在调控范围之内,经济政策的重点是调结构、促改革,一旦出现经济过快下滑或严重通胀,即突破上限、下限,宏观政策的重心则要适度转移。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虽然出现两个季度的下滑,但是仍然在底线之上,因此未来中央不太可能采取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但二季度我国经济增长7.5%,基本处在下限附近,为保证经济增长不跌破下限,政策重点应当适度调整,把稳增长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近期,国家出台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减免小微企业税费、促进贸易便利化、加大棚户区改造、转变货币政策操作思路等,“稳增长”的意图特别明显。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