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上海自贸区最大风险是权力与金融

7月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上海自贸区是中国以开放促改革的又一次全新尝试,通过上海自贸区进行要素自由流动、经济管理模式的深层次改革。

  7月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8月22日,商务部发布消息,国务院近日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上海自贸区是中国以开放促改革的又一次全新尝试,通过上海自贸区进行要素自由流动、经济管理模式的深层次改革。

  中国经济改革到了制度改革的深水区,不改革则全盘皆输。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不改革,政府主导投资经济的模式不可能改观;不改革,房地产依赖症不可能摆脱;不改革,中国出口低端制造品,以环境与苦力换外汇的路将越走越窄。上海自贸区的建立,是现实倒逼的结果。

  被赋予重任的上海自贸区能否成功,有两大关键点。

  首先是政府职能转变,这一点上海方面已有“尚方宝剑”。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在上海自贸区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即政府定出一个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名单之外“法无禁止即可为”。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讨论通过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国务院决定的试验区域内暂停实施外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等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甚至有关投资方面的几十条法律,上百条的规章,在自贸区内或将不再适用。

  这个重大举措将直接约束政府对市场的干预权,以及东道国对于贸易的自由裁量权。境内外的企业,除极个别特殊行业如基金期货等行业外,实行备案制,从国务院、发改委到上海地方的审批权,在上海自贸区内将大幅缩减,简言之,上海自贸区将成为巨大的自由港,面向香港奋起直追。关键在于中央各部委是否愿意真正放权,如果表面放权支持,心里不爽脚底使绊子,上海自贸区改革不可能成功。

  如此巨大而主动的自我开放,是前所未有的尝试。开放趋势面前,一切攻击都会被历史粉碎。以往我们名义上为了保护本土企业,实际上中国的核心技术并非靠保护得来,反而保护了落后产能,与渗透到几乎一切市场领域进行审批的政府权力。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显示有关方面意识到,重商主义与权力的叠加,已经让中国市场经济举步维艰。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