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政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一轮投资陆续启动 总体规模达“万亿级”

“新的投资拉动异常谨慎。”接近发改委人士表示,决策者不再启用“N万亿投资”的概念,亦不会再现五年前一拥而上的“盛况”。

  货币政策“不松口”

  资金将是新一轮投资行动的最大障碍。

  “从投资空间来看,基础设施投资还有很大余地。”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地方投资冲动强烈,但是投资能力有限。

  按照事权划分,基础设施投资资金主要由地方政府筹措。但在经济增速下滑、地方债务高企、税收收入下降的背景下,基础设施所需资金仍主要依靠土地出让收入,即卖地收入来支撑,这显然非长久之计。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注意到,今年前两个季度基础建设投资的变化——二季度基建投资比一季度略有放缓。

  在汪涛看来,基础设施投资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包括地方融资平台通过信托等从银行表外方式筹措了不少资金,加上上半年各地方卖地收入增长迅速,使得地方有更多资本投入基础建设。然而,此种状态并非常态,二季度开始放缓,基础建设投资并未明显变好,明显增强的是房地产开发投资。

  今年前五个月,信贷增长迅速,处于不可持续的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央行和中央政府有意调整信贷增长,使之变缓,于是出现6月20日后央行突然断供,导致银行“钱荒”。“这一点我们认为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下半年也会继续实现。当然不会像6月份那样突然压得很紧。”汪涛对《财经》记者表示。

  此前,市场普遍存在预期,经济形势一旦向下,高层就会动摇盘活存量、调整结构的决心,回到大肆投资的老路上来,随着新一轮投资计划浮出水面,货币政策亦会跟随性放松。

  但现实给市场泼了一瓢凉水。8月19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公开发言,中国经济增长内在动力还很强,不会出现所谓连续性下滑的形势,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既保持经济较快增长,同时又能优化结构。周小川称,今年下半年仍将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如果有需要会做一些调整,但不会有大调整,只是“适当的、结构性”微调。

  周小川表态的第二天,市场即做出反应,银行间拆借利率再次上升,这是自今年6月流动性危机平复后,又一次明显反弹。当天,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Shibor)全线上涨,隔夜Shibor上升45.1个基点至3.85%,七天Shibor上升33.6个基点至4.42%。

  曹远征认为,与“4万亿”时“遍地开花”的做法不同,此轮投资稳增长的同时,“调结构”意味明显。货币政策的稳定,显示出高层的政策决心。

  7月30日,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发布报告,再次下调对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至7.3%,此前的数值为7.9%。“这反映了我们对中国决策层调整经济结构决心的判断。”标普金融机构评级资深董事廖强说,高层对经济放缓的容忍度上升,意味着货币政策大幅放宽的可能性变小。

  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之下,新一轮投资计划的资金困局正在变成现实。

  作为社会投资的主力,银行信贷投放在最后几个月放量的可能性不大。根据年初各家银行确定的年度信贷投放计划,今年全国银行系统新增信贷资金累计投放量约为8万亿元,与2012年8.2万亿元相比并无增量。而在各家银行年中会议上,也普遍未有扩大信贷投放的相关部署。

  今年前七个月的统计数据显示,银行系统信贷新增5.8万亿元,同比增加3800亿元。更能反映社会资金供给情况的社会融资总额指标,今年上半年新增10.15万亿元,同比增加2.38万亿元,非银行融资更趋活跃。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预测,下半年货币政策会增加灵活性、针对性和协调性。但市场普遍认为信贷总量不会有大的变动,全年会控制在8万亿元-9万亿元之间。

  在具体操作层面,商业银行对风控的谨慎态度也压制了部分信贷需求。

  “现在有没有现金流是硬性条件。”一位国有大银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说,“一些公益项目,即使银行参与,也仅限于其他服务而非贷款。”另外,在抵押方面要求也趋向严格,“纯信用贷款基本不发放”。

  一位国有大行西部分行人士也表示,下半年会重点关注有明确政策导向的产业,比如棚户区改造和新农村建设等,“综合收益是首先考虑的因素,其次才是规模”。

  由于资本压力、存款短板、授信集中度和不良率等监管指标,以及经营理念的变化,如果货币政策导向不转,商业银行短期信贷激增的空间并不大。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