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资金撤出不会击垮新兴市场

新一轮金融恐慌席卷新兴市场,人们担心,新一轮债务危机将在新兴市场上演。印尼、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等除中国以外的12个国家及地区的外汇储备总和截至6月底约为2.97万亿美元,比4月底(约为3.3万亿美元)减少2.2%,创欧债危机持续发酵的2011年11~12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每经评论员 叶檀

  新一轮金融恐慌席卷新兴市场,人们担心,新一轮债务危机将在新兴市场上演。

  欧债危机恐慌暂时消失,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平于1.84%,2年期收益率持平于0.21%,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4到2015年希腊资金缺口为109亿欧元。美元与欧元之间的平衡再次显灵,欧债危机似乎云淡风轻、不值一提。

  新兴市场却是狂风暴雨,一度备受推崇的金砖四国以及相关的原材料等出口国受到撤资的严峻考验。

  此次恐慌已成国际金融大事,华尔街见闻对此有系列报道。8月19日,20种主要新兴市场货币全线下跌,印度卢比下跌2.4%至63.2创历史新低。今年,印度卢比已经下跌了12%;过去两年,印度卢比已经下跌近30%。外界开始担忧卢比的进一步下跌将致印度重陷1991年的巨大危机。同一天,印尼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至2011年2月以来最高纪录。印度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23基点至9.47%,创12年新高。

  南美情况同样不妙。墨西哥经济数据低于预期,巴西等国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经济在低位徘徊。由于中国引擎威力下降,对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造成了一连串冲击。

  即使如此,债务瘟疫也不会传染到新兴市场。

  后金融危机时代,各经济体间隔出现恐慌已是常态,资金撤出新兴市场不止一次。全球资金在恐慌之下,一会儿撤出欧洲,一会儿撤出亚洲,波动剧烈,但从长期走势来看,却显得较为平缓。

  经历数次金融危机的洗礼,新兴市场已经有了对付危机的绝招。首先是降低负债率,克鲁格曼指出,印度负债占GDP的比率在1991、1992年高达40%左右的高位后一路下行,目前为20%左右,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不仅如此,各主要新兴经济体拥有高额的储备资产。记忆力好的人应该记得,欧债危机发生时,向新兴经济体求助,正因为这些新兴经济体手中有大把的现金。虽然这两年外汇储备有所降低,但携手抗击做空者绰绰有余。

  印尼、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等除中国以外的12个国家及地区的外汇储备总和截至6月底约为2.97万亿美元,比4月底(约为3.3万亿美元)减少2.2%,创欧债危机持续发酵的2011年11~12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2011年11月,巴西央行为了安抚投资者,公告巴西外汇储备突破3500亿美元大关,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与2008年金融危机刚发生时的2100亿美元相比,增加1400亿美元。俄罗斯也是如此,今年二季度末,虽然受金价下跌拖累外汇储备减少139亿美元,但俄罗斯黄金及外汇储备仍然达到5138亿美元。印度储备银行7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印度动用大量外汇资产稳定卢比汇率,在7月5日前的三周里,印度外汇储备共减少了105亿美元。截至7月5日,印度官方外汇储备为2802亿美元,为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一数据并不低。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中国,手持约3.5万亿美元。更别提,印度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民间黄金消费大国。几千亿的资金还难不倒金砖国家,金砖四国可以承受比目前更大规模的资金回撤。

  发达国家能使用的手段,新兴市场都在用,比如动用政府力量稳定汇率,比如上调或者下降利率,比如政府拯救证券市场,终极手段当然是采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堤坝厚实,投资资金想冲垮堤坝获得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的收益,目前是不可能的。

  虽然能够承受资金撤出的压力,但新兴市场经济体正在产生分化,仅仅依靠原材料出口缺乏技术创新、失业率高企的国家前景堪忧,另一些国家权贵利益铁板一块,导致全要素生产率大幅下降,未来难以预测。

  美元洪水、债务洪水冲刷各国堤防,存在硬伤的欧元区先出现大缺口,新兴经济体经历数据冲刷,有的国家如巴西等地已经变得脆弱,虽然这一轮全球资金回辙发达国家不会水淹七军,但有些国家如北非、南美等国家,可能无法再经历一次洪峰的考验。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