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区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天津中新生态城面临空城和睡城考验

世邦魏理仕北京分公司研究部董事陈红飞向本报记者分析,与政府主导的响螺湾商务区不同,中新生态城的建设相对市场化。有意思的是,尽管天津国家动漫园是文化部确认的第一个国家级动漫园,但其他省市过去也曾建设过其他国家级的动漫基地。

  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5年时间,盐碱滩上长出了一座“理想城”。

  绿树掩映的十余个住宅小区,整齐矗立在道路旁。60公里的生态道路上不设井盖,水收集井和其他市政管网设施均设置在道路两侧的绿化带内。照明路灯为节能环保路灯,采用太阳能和风力发电……

  这里曾被称为中国城市化的大型“实验厂”。当下的中国,到处都在以低碳和生态为旗号进行“造城运动”,而天津滨海新区的中新生态城,被认为是最接近成功的一个。

  7月2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李秉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评价说,中新生态城是一个标准绿色的生态城市。他几乎参与了中新生态城选址、规划、指标体系制定的全过程。

  然而,这座被寄予厚望的绿色城市在通往成功之路上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建设初期不可避免的空置,尚待完善的交通,单一的商业配套,稚嫩的产业基础。它会是人们期许的兼顾好先进性、高端化和能复制、可推广的“理想之城”吗?

  国家层面的合作

  李秉仁回忆说,中新生态城规划选址时,原本就在天津滨海新区和唐山曹妃甸新区之间取舍。

  按照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确定的原则,中新生态城选址于自然条件较差、土地盐渍、植被稀少、环境退化、生态脆弱且水质型缺水的地区。同时考虑有大城市依托,基础设施配套投入较少,交通便利,有利于生态恢复性开发。

  最终,中新生态城选择了天津,而曹妃甸自行建设生态城。中新生态城距天津中心城区45公里,距北京150公里,距滨海新区核心区15公里,距天津滨海国际机场40公里,距曹妃甸工业区30公里。

  按照两国协议,中新天津生态城将借鉴新加坡的先进经验,在城市规划、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循环经济、生态建设、可再生能源利用、中水回用、可持续发展以及促进社会和谐等方面进行广泛合作。为此,两国政府成立了副总理级的“中新联合协调理事会”和部长级的“中新联合工作委员会”。中新两国企业分别组成投资财团,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参与生态城的开发建设。新加坡国家发展部专门设立了天津生态城办事处,天津市政府于2008年1月组建了中新天津生态城管理委员会。至此,中新天津生态城拉开了开发建设序幕。

  绿色之城

  李秉仁说,中新生态城里100%的建筑都达到了绿色建筑的标准。每个参与建设的开发商都有硬性指标的约束。另据本报记者了解,中新生态城里的所有项目都是精装修交房。

  在中新生态城嘉铭红树湾智能小区样板间内,空调、加湿器、空气净化器、台灯、电饭煲、窗帘等,这些看似普通的家用电器,都可以通过智能电网实现远程控制。可以用IPAD操作这些设备,还可以用电话操作。即使家中的电器为非智能电器,也可通过安装智能插头,轻松实现控制电源开闭。

  生态城从建设之初就制定清洁能源规划。清洁能源使用比例为100%,可再生能源利用率到2020年达到20%。每家每户都可以使用太阳能。

  在中新生态城还没有正式建设前,我国还没有一个生态城的指标体系。不过,在建设过程中,中新双方制定了《中新天津生态城指标体系》,包括22条控制性指标和4条引导性指标。

  中新生态城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称,这个指标体系是世界上首次对“生态城市”进行了完整量化诠释,且能复制、可推广。生态指标被分解到主体、阶段、空间、环节,构建了由51项核心要素、129项关键环节、275项控制目标、723项具体控制措施以及100项统计方法的指标分解实施方案,覆盖了指标监测、统计、分析、考核模型,城市规划、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