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墓地背后的天堂生意

王计生发现,把公益和商业恰到好处地融合,赋予福寿园更多的人文气质,正是打造福寿园品牌的关键。走到室内葬前,王计生会讲:“把亲人安葬在室内,不会被风吹雨淋,还可以把亲人的骨灰盒拿出来抱抱,和他说说话。

  “等我死了,就把我葬成一棵树吧。哪怕然后落花,哪怕然后落叶……”著名配音演员曹雷朗正在朗诵配乐诗《树葬》。这是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在上海福寿园举行的集体追思活动。

  福寿园集团在上海、重庆、济南、合肥、郑州五个城市已拥有8家分公司,其中,上海福寿园最为著名。上海福寿园位于青浦区,占地800亩,是上海市一级公墓。福寿园集团总经理王计生说:“殡葬行业一直是个冷门行业,不被人关注,福寿园逐渐改变了人们的传统观念。”

  中国有13亿人口,按照现阶段客观存在的千分之七的死亡率来算,目前中国每年死亡人口数量为910万。随着人们对生命认识程度不断提高,殡葬不再是简单的埋死人。以商业行为来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引导人们从恐惧死亡到敬畏生命,正是王计生做的生意。

  “名人集邮”突围

  王计生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做过老师也做过企业管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殡葬扯上关系。1994年,王计生就职的公司仅凭一份分析报告决定投资福寿园项目:“1994年上海的年死亡人口有30万,并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如果福寿园每年能卖5万个墓地,每个卖3000元,那么一年就有1个多亿的收入。

  王计生成为项目负责人后才发现,事实上当时上海每年的死亡人口只有10万,并且没有殡葬从业经验的创业团队也拿不出清晰的经营思路,福寿园墓地没有名气,售出的几个墓地还是拉的亲戚支持工作。王计生和创业团队商量,如果能把上海名人的墓葬迁到福寿园来,就可以用名人效应带动经营。

  但大多数名人亲属都认为这是商业行为,是用亲人的名誉做广告。直到1996年的6月,团队策划的一场公益性活动,才完成“曲线救国”。

  1996年6月13日,上海徒步探险者余纯顺在新疆罗布泊遇难,王计生为他做了一个募捐摄影艺展。整个募捐艺展非常成功,金额达到38万元。王计生代表上海福寿园把这38万元钱亲手送到余纯顺亲属的手里,余的亲属很感动,主动要求把余纯顺的骨灰安葬在上海福寿园陵园内。

  这是一场成功的公益活动,也是一次成功的商业策划案。经过电视台报道后,上海福寿园名声大振。余纯顺入驻福寿园当年,福寿园的销售额飙升至2760万元,而前一年,年销售额仅为200万元。

  在之后的5年时间里,王计生就像集邮一样,将名人搜集起来。如今,上海福寿园长眠着600多位知名人士,如阮玲玉、汪道涵、章士钊、乔冠华、谢晋等。福寿园用特别设计的墓碑对逝者表示敬意,也流露出独有的人文情怀

  郑苹如的雕塑基座是一座倾斜的十字架结构,横着的背景上模拟了当年西比利亚皮货店刺杀汉奸丁默邨的情景;范长江的铜像旁,有他在《新华日报》创刊时的题词:“为中华民族之独立与自由而呼号。”

  如今,上海人文纪念博物馆已在上海福寿园免费开放,入园名人的遗物珍藏其中,著名音乐家贺绿汀的第一架钢琴;中国检察官向哲浚在东京审判中使用的打字机;书画金石大师吴昌硕的自用印存……每到周末或是节假日,很多父母都会带孩子来博物馆,讲名人的故事,触摸上海的历史,不再因这是个墓园而讳莫如深、敬而远之。

  这种带公益性质的项目,王计生还做了很多。比如组织失独父母成立“星星港”,让他们相互慰藉走出阴影。2008年汶川大地震,“星星港”的家长们还来到汶川,安慰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为此,福寿园荣获2008年中华慈善奖,也带动安葬未成年儿童的“童稚园”墓地销售走高。

  王计生发现,把公益和商业恰到好处地融合,赋予福寿园更多的人文气质,正是打造福寿园品牌的关键。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