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光远:银行缺钱是假象

我同意很多人的说法:6月20日注定要成为中国银行业发展历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一天:这一天,被视为流动性风向标的上海银行间隔夜利率历史上首次超过10%,报13.4440%,飙升578.40个基点;1周利率亦首次突破10%,大涨近300个基点,达到11.0040%。尽管在6月21日,这两个数字都大幅下降,但由此引发的中国银行业出现“钱荒”的振荡波却并未消退。

  马光远

  我同意很多人的说法:6月20日注定要成为中国银行业发展历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一天:这一天,被视为流动性风向标的上海银行间隔夜利率历史上首次超过10%,报13.4440%,飙升578.40个基点;1周利率亦首次突破10%,大涨近300个基点,达到11.0040%。尽管在6月21日,这两个数字都大幅下降,但由此引发的中国银行业出现“钱荒”的振荡波却并未消退。

  事实上,中国银行间市场资金短缺已经持续了两周之久,以前很少超过3%的隔夜拆借利率,6月初以来一直维持在5%左右的水平,并分别在6月7日和8日飙升至8.2940%和9.5810%的高位,在经历短期回调之后,终于在6月20日冲上了13.444%被称之为“爆表”的水平。根据业界的说法,每年年中或者季末,为应对监管层的监管要求,银行都会出现暂时的资金紧张,但在以前的年份,央行为了缓解流动性,会配合商业银行增加货币供应,但在今年资金紧张的时候,央行不仅没有施以援手,反而一方面一再强调货币政策的“稳健”,另一方面在资金紧张的同时,继续发行央票,在市场“抽血”。很显然,这是比“钱荒”更令各个银行恐惧的举动。

  对于央行的举动,市场充满了抱怨和不解,笔者关注到,各大投行都在渲染中国银行业的“钱荒”事件,以致谣言和小道消息满天飞,继之前传出的光大银行和兴业银行出现资金违约的传言之后,市场上盛传作为主要资金拆借来源的四大行之一中国银行也出现了30分钟违约,引发了市场更大的恐慌。很多评论者认为,降低中国银行业的资金杠杆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努力是对的,但不能一剂猛药把银行给药死。在资金普遍紧张的情况下,央行应该释放流动性救市而不是听之任之。瑞银证券在给客户的邮件中写道,若央行还不救市,最紧张的时候还没有到来,会看见更高的利率,一直持续到7月初,最终导致的结果,一是最先爆仓的是部分基金公司的短期货币市场产品;二是很快传导至票据市场,利率飙升,影响实体经济;三是影响企业融资成本,给经济增长带来重重一击。

  显而易见的是,这种逼宫式的分析并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面对中国银行业的“钱荒”,央行要不要释放流动性救市的关键是首先搞清楚“钱荒”的原因,是流动性真正不足,还是商业银行自己“干了坏事”?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今年年初广义货币(M 2)供应增速目标是13%,而截至5月末,中国M 2余额是104.21万亿元,同比增长15.8%,与此同时,前5个月社会融资规模也高达9.11万亿元,同比增加了3.12万亿元。总体货币供应并没有人为收紧,将“钱荒”的责任推给央行,显然找错了对象。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