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高层动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肖钢治市将满百日 钢腕力斩资本市场顽疾

时间飞快,到下周一,肖钢履新中国证监会主席就要满百日了。5月10日,万福生科因涉嫌财务造假被查处,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中磊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博鳌律师事务所均受到处罚。

  该放的事情要坚决地放

  5月21日,在证监会党委中心组(扩大)学习会议上,肖钢表示,证监会作为监管部门,对不该管的事情,要坚决地放、逐步地放、放到位;法律允许放的,抓紧放,法规还不允许放的,修订法规条例后逐步地放;对不符合转变职能要求的行为,要坚决地改、逐步地改;对需要管好的事情,要坚决地管住管好。

  此番表态引发了市场对证监会审批制改革的猜想。

  有专家表示,由于行政审批管制太严厉,妨碍了资本市场有效配置功能。资本市场改革应该由行政审批制向市场主导的注册制发展。

  在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看来,行政审批下放的前提是建立严厉的问责机制和完善的法律制度。企业屡屡把股市当作低成本的融资场所,或者是最快速、最方便的财富套现渠道,充分说明了这一市场缺乏严格的监管制度和违法成本过低。

  业界认为,建立健全信息披露机制,落实发行人及证券中介在IPO过程中各自独立的主体责任,并引入集体诉讼机制保护投资者已经迫在眉睫。

  这就不得不提到6月7日开始征求意见的新一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

  业界认为,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是肖钢不能回避的问题,事实上,肖钢也没有回避这一问题。

  在IPO核查结束和新一届发审委成立之后,证监会于端午小长假期间颁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宣告新一轮的IPO改革正式启动,这也是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上任三个月之际,启动的尺度最大的一次市场改革。

  业内人士称,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稿的公布,几乎是肖钢执掌证监会以来发布的首个新政,而且直指市场最痛处。

  从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改革方案来看,新一轮的改革,业界认为有别于以往若干次改革尝试,将是证监会成立以来最彻底的一次新股发行市场化改革。

  据了解,此次改革的总体原则是: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取向,综合施策、标本兼治,进一步理顺发行、定价、配售等环节的运行机制,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公平,切实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同时,征求意见稿中,“肖氏IPO新政”还向市场开出了五剂猛药:推进新股市场化发行机制;强化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等责任主体的诚信义务;进一步提高新股定价的市场化程度;改革新股配售方式;加大监管执法力度,切实维护“三公”原则。

  其中,空前的IPO事后追究机制成为改革的亮点,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大股东都将要不同程度地承担发行后的连带责任:如果发行人上市首年业绩下滑超过50%,相关保荐机构的所有IPO申请都可能遭到证监会冻结;如果上市五年内,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发行人需要提出自救方案……

  对于这一轮改革提出的几项举措,社会上仍有人持不同的看法,这主要集中在三方面:审核权还在证监会、发行条件修改没有涉及、发审委制度没有改动。但是,如果我们再仔细地对照此次改革的相关条款,确实会发现存在诸多亮点,而且是值得肯定的。诸如将新股发行节奏交由市场决定,在询价环节更大比例地引入个人投资者,针对申报材料造假等问题则制定严厉处罚措施等。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新股发行定价的市场化与新股发行节奏的市场化,是政府还权于市场的直接表现,是尊重市场和投资者的制度安排。

  华创证券认为,征求意见稿重点在于细化信息披露、加大监管处罚,显示出监管部门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促进市场各方归位尽责的监管思路。在二十年间历经八次行政叫停之后,中国证券市场IPO有望回归常态。

  除了市场化,法制化也是此轮改革的一个亮点。

  “市场化、法制化是我国发行体制改革一直未变的目标,从过去以行政之手管理发行价格、控制发行节奏,过渡到目前将发行定价、发行节奏完全交由市场博弈决定,是从过去监管本位向市场本位的重大转变。”一不愿透露身份的券商人士表示,作为一个“新兴加转轨”时期的市场,“尊重市情、尊重规律”也是市场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

  6月21日,就是新股发行改革新政征求意见的截止日期。市场最终会对此打出什么样的分数,这,值得期待。

  除了改革新股发行体制,肖钢上任的短短100天时间里,还对基金公司开展相关业务进行了改革。

  5月17日,证监会就《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办法》及配套的《关于实施有关问题的规定》修订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基金公司同业经营限制及“一参一控”等多项严格的限制性规定均被松绑。

  对此,一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从此前的“基金子公司”新政转至如今的放开“一参一控”,监管机构的政策调整似乎传递出两层含义:其一,过去一年多来的泛资产管理行业实践,以及公募基金业过去三年来愈加艰难的业绩营收状况,都使得监管层意识到,对公募基金业的监管松绑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境地;其二,但在放松监管的具体方向选择上,肖钢却更倾向于推动可控性更强的传统公募业务创新,而非更加激进的混业创新。

  在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主任胡立峰看来,在目前国内大资产管理的各细分领域中,公募基金业已经是“透明化和规范化程度最高的行业”,证监会对公募业务的监管同样达到了较为成熟的水平。在此基础上,推动传统公募业务创新所蕴含的监管风险,也远远小于基金子公司目前所操作的部分类信托业务乃至股权投资业务。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