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胜军:取消审批权须继续攻坚

2013年3月17日,李克强在总理履新后的首次记者会上承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

  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长率7.7%,低于市场预期,引发广泛忧虑。要实现“稳增长”,有两种选择:一是延续过去的投资驱动模式,鼓励上马大项目、大工程来刺激经济。这种方法短期效果来得快,但长期负作用和社会成本巨大。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通过“四万亿”实现了在全球经济中的最快反弹,但却导致了此后的地方政府债务危机、铁道部债务危机、通胀压力,投资驱动也加剧了产能过剩。在告别金融危机四年之后,中国经济依然没有真正走出危机:根据里昂证券的研究,截至今年一季度,除能源和金融之外的A股上市公司库存相当于营业收入1.4倍,创历史最高记录;应收账款为营业收入52%,为过去十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中国现在的产能过剩大概是历史最高水平的四倍。因此,李克强总理提出“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这是非常清醒的判断。

  另一种选择,就是加快体制改革步伐,释放市场的创新活力,实现改革的红利。长期以来,过多的政府审批,不仅加大了交易成本,也束缚了企业的创新空间,甚至导致很多的扭曲性激励:产能过剩最为严重的太阳能产业,也是各级政府过去几年扶持力度最大的领域。加快取消行政性审批,已经是当前非常紧迫的任务。

  2013年3月17日,李克强在总理履新后的首次记者会上承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而且,他清醒地认识到了此项改革的艰巨性,“这是削权,是自我革命,会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觉,但这是发展的需要。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决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更不能搞变相游戏”。

  5月16日,国务院公布《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国发〔2013〕19号),共取消和调整117项行政审批事项。单从数字上看,取消和下放的项目数量是近六年最少的一次。在2007年、2010年和2012年的三份同类清单中,取消和下放的项目数量分别是157、184和288项。而本次仅为91项。但值得肯定的是,此次改革针对发改委的削权力度却是历次最大:取消了14项国家发改委对企业投资的核准权,下放了该委员会12项核准权。而过去的三张清单,仅取消一项,下放二项。针对号称“小国务院”的发改委进行审批权改革,这表明改革进入攻坚阶段。

  虽有这场攻坚战已经有了好的开端,但我们对进展绝不能抱盲目乐观态度。笔者以为,要在“取消审批权”这项关键的改革战役中取得突破,应该把握几个关键点。

  第一,关键不是取消的数量,而是质量(即“含金量”)。如果“三分之一”主要涉及的是边缘性的、次要的甚至过时的审批,那就失去了改革的本意,变成了表面文章。

  第二,要防止官僚体系“耍花枪”。谁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官员们出于本能会变相抵制审批权改革,例如把几项审批权合并、从一个层次下放到另一个层级、以“备案”之名行审批之实。一个最新的案例是:2013年3月25日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股权投资企业备案管理工作的通知》:PE发起或管理公募或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金融衍生品、发放贷款被认定为违规行为,要求限期整改。而此前证监会发布《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允许PE发行公募产品。

  • 责任编辑:恺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