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国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朝鲜观察:为金家王朝“善后”

安德烈 兰科夫在《真实的朝鲜》中发出了有力的呼吁,请求国际上的政策制定者吸取上世纪90年代的教训,着手为朝鲜的平稳过渡铺平道路。相反,兰科夫认为,国际社会应当考虑更广泛、更长远的计划,以减轻朝韩统一过程中的痛苦。

\

  《真实的朝鲜:失败的斯大林主义乌托邦里的生活与政治》(The Real North Korea: Life and Politics in the Failed Stalinist Utopia),安德烈 兰科夫(Andrei Lankov)著,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建议零售价:17.95英镑,27.95美元

  用不了多久,争食的秃鹫便会聚集。虽然朝鲜人民精明而机灵,但一旦朝鲜政府垮台,他们没有什么屏障来躲避骗子、庞氏骗局和邪教领袖。以苛刻而出名的韩国企业老板将争相涌入朝鲜,抢夺廉价劳动力。还有一些韩国人会拿着家族土地的契据来到朝鲜。这些契据有些是真实的,有些则不然。

  朝鲜120万人的军队也是个问题。失去特权之后,朝鲜的安全力量将迅速嗅到机会,从事有组织犯罪,走私武器和毒品,贩卖人口。

  东欧共产主义政权垮台时,我们曾目睹过这等乱象。安德烈 兰科夫在《真实的朝鲜》中发出了有力的呼吁,请求国际上的政策制定者吸取上世纪90年代的教训,着手为朝鲜的平稳过渡铺平道路。

  他对朝鲜的清晰论述无疑表明,不管是一年还是二十年,过渡迟早将到来。一批专家徒劳无益地将拥核的朝鲜称为“非理性”或攻不破的“黑盒子”,对他们来说,兰科夫的著作不啻为一剂良药。事实上我们知道,对于理性但大肆玩弄手腕的朝鲜领导层而言,游戏即将结束。书中指出,破坏性的资本主义妖怪已经潜入朝鲜,但朝鲜无法将它再“塞回瓶中”。这一论述是本书的一大亮点。

  兰科夫是生活在首尔的俄罗斯学者,他精辟地分析了朝鲜人对自留地与日俱增的依赖。由于人们害怕饥荒,朝鲜政府只好对自留地亮起绿灯。但这些菜园如今发展成政府难以控制的复杂商业网络。尽管理论上人人都是国家的雇员,但已有不少私人交易者兜售黄金和香烟等各类物品。2009年,朝鲜政府试图镇压这一新兴阶层的势力,草草发动货币改革,没收他们的钱。但改革的效果适得其反,不但未能根除这批新资本家,反而引发抗议。

  除了资本主义萌发之外,朝鲜人还借助手机、走私DVD碟片和短波电台,加深对外面世界的了解。国家的宣传机器不再能像以往那样说谎。事实上,在谈到如何加速金正恩(Kim Jong-eun)倒台时,兰科夫给出了最直接的战略建议:进一步向朝鲜人提供信息资讯,最终他们将从内部改变国家。本书认为,最终的变局将不无动荡,很有可能是一场血腥的斗争。

  兰科夫的大多数提议都比发起信息渗透攻势温和。他爽快地承认,我们现在拿朝鲜政府几乎毫无办法。美国和韩国等外国政府在对付金家政权的手段上朝三暮四,一会儿掏出胡萝卜,一会儿挥舞大棒,但两种方法效果甚微。指望中国给出致命一击也是徒劳的。

  相反,兰科夫认为,国际社会应当考虑更广泛、更长远的计划,以减轻朝韩统一过程中的痛苦。

  主要的挑战是,作为成功统一的关键,朝韩百姓之间的交流迄今不尽如人意。首尔的朝鲜难民抱怨被视作二等公民。兰科夫担心,急于统一将助长敌意。在他看来,明智之举是追求渐进的进程,让两国在10至15年的过渡期内以联盟形式存在。韩国方面应当挡住那些趁机敲诈勒索的人——比如,向索要土地的人支付赔偿金,而不是任由他们获得自己旧有的土地。现在,韩国人还应当加强与朝鲜难民的合作,努力营造出朝韩人民共享文明社会的早期迹象。应当让更多难民融入首尔的教育和商业生活中。

  麻烦在于,韩国还需要制定一个计划,“拔除”为非作歹、掌管着朝鲜劳改营的安全机器。兰科夫指出了两个值得效仿的榜样:一是南非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二是东欧国家为禁止前政权的安全人员重新任职而制定的规则(不过经常被违反)。

  兰科夫承认,他的提议存在问题:它们是对变革的渐进式准备,而不是政客们喜爱的速效药。但他的建议是合理的。我们不能光抱有乐观的希望,而是应当更加聪明地利用朝鲜最后几年的独裁统治,为7500万朝韩人民确保更平稳的统一。

  • 责任编辑:恺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