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传铁总求国务院免除2.6万亿债务:利息还不起

“铁总最近确实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他们的人一直在跑国务院汇报情况,想让国家把铁总背负的债务给免除了。”一名接近铁总的人士说。

  \

  5月27日,内退在家的某地方铁路局高级工程师王东方(化名)接到了原单位的电话,要求他把私章送到单位,说要重新签订内退合同,这让王东方有些不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之前的合同虽然是和铁路局签的,但那时候分管铁路局的是铁道部,现在,原铁道部被一拆为三,单位的上级领导变成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 ),所以合同主体也同时需要更改。

  王东方没有问这份合同什么时候能重新签订好,他关心的是,政企分开后,自己内退合同的条款是否会发生相应的改变,“我问单位领导,他们也不知道,就说让等。”王东方说自己有一点忐忑,他觉得一个企业和原来的政府部门肯定还是有差别的。

  这或许意味着,铁总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以企业的身份开始行使自己的职权了。但有一点却是王东方不知道的,变成企业后,铁总在变成中国第一大央企的同时,也背负上了巨额的债务,官方的公布是2.66万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的说法是接近4万亿,但不管是多少,铁总每年需要偿还高额利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铁总最近确实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他们的人一直在跑国务院汇报情况,想让国家把铁总背负的债务给免除了。”一名接近铁总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他们说利息都还不起。”该人士称,这也是原铁道部人员分流和安置迟迟没有弄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人员分流破局

  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称,此次铁总的机构改革中的人员安置,多少显得有些神秘—有关部门和涉及安置的相关人士是逐一地单独谈话,每个人谈话的内容都不一样,所以他们根本不怕有人向外泄露消息,该人士称,这也是此次人员安置这么大的事情,到现在外界却始终得不到确切消息的很重要的原因,“没人敢说,传出去,不是很容易就知道这话是谁说的吗?”

  但一名要求匿名的老铁路则告诉时代周报,其实对于下一步该怎么走,铁总内部的人自己都心里没底,目前很多的问题都还没有理顺,所以根本还谈不到人员配置的问题,这些都得慢慢来,不可能一步到位,“其实大家都还在观望。”

  尽管到目前为止,人员分流以及安置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对外公布,内部的说法是,方案根本就没有出台,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国家铁路局的,依然是公务员身份,留在铁总的,就需要脱离公务员身份,一家企业,哪怕是国务院直属的中国最大的央企,其员工也不能既是公司职工又是国家公务员,“很多人都愿意留在铁总,企业效益会更好一些。”上述老铁路称。

  在此次的人员安置中,确实如同铁总的总经理盛光祖之前的承诺一样—不裁员,“是不裁员,但安排的岗位如果有人不能接受的话,那就自己选择离开吧。”比如之前有的人在原铁道部是处级干部,但这次机构一调整只安排了一般员工的岗位,就算不是端茶倒水、拖地扫地的勤杂工,那多数人在心里上也会有很大的落差,这个时候自己选择离开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王梦恕表示,铁总裁员的可能性不大,一是铁路本身就需要人,二是铁路部门包括各路局的“三产”都很多,即使有多余出来无法安置的人员,直接塞进“三产”就好了,“根本不存在裁人一说”。

  • 责任编辑:恺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