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镉米元凶:土壤污染欠债暴发 治理需天价

其实仅在此次湖南攸县的大米被查出镉含量超标,位于株洲市的攸县,其几年前就是重金属污染企业的灾区。相对于湖南省方面磷肥带来土壤污染的说法,外地学者则认为大米中镉含量超标,其根源在于土壤被污染。

  在湖南,常可以看到这样的风景,大量的工厂、冶金场和矿场的附近,坐落着大量的稻田。湖南是中国闻名的有色金属之乡,中部地区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重化工业云集,有色冶金、化工、矿山采选等行业占到全省工业的80%以上。

  而现在,由于重金属污染而引发了生态灾难,这场灾难的后遗症在水稻种植上的影响正在凸显。

  自湖南大米被曝光重金属镉含量超标以来,湖南的大米制造商和农民成了这场灾难的直接受害者。但有关方面至今也未找到镉污染的来源,尽管湖南境内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污染由来已久。

  其实仅在此次湖南攸县的大米被查出镉含量超标,位于株洲市的攸县,其几年前就是重金属污染企业的灾区。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以前的氧化锌厂等重金属污染企业,早给攸县的环境污染留下了欠债。

  此次攸县大米被查出镉含量超标,也仅是当地土壤污染的一个缩影而已。

  磷肥说引争议

  对于此次被查出来的大米镉含量超标,尽管攸县方面并未指出污染源于何处,但湖南省官方则表示可能是因不合理使用磷肥造成的污染。

  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处长陈战军对媒体表示,环境背景中镉不超标,湖南攸县及衡东县为何会生产出镉米?他说“我倾向于认为是肥料带入的”。

  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与工业污染相比,由不合理施用磷肥造成的污染,同样值得重视。

  作为最常用的三大化肥之一,磷肥被广泛用于农业生产,其主要原料是磷矿石,天然伴生镉,每千克磷肥中的含量从几毫克到几百毫克不等。

  “但在湖南的农业生产中,这一标准未得到有效的落实。”童潜明公开表示,“在湖南大多数农村地区,农民从化肥店买来成袋的复合肥,按每亩地一袋(50公斤)的传统习惯施用,而非根据土壤的实际肥力调整。”

  按照童潜明的说法,湖南为了增产,会大面积使用磷肥。磷肥施到田里去,镉不断累积,一定程度后,就会导致土壤的镉含量超标,最后引起农作物的污染。

  相对于湖南省方面磷肥带来土壤污染的说法,外地学者则认为大米中镉含量超标,其根源在于土壤被污染。

  浙江省农产品安全标准与检测技术重点科技创新团队带头人朱诚教授表示,大米镉超标,根在土壤遭污染。“水稻具有大量吸收镉的特性。重金属造成的水源与土壤污染后,水稻种植在污染土壤中,通过根、茎、叶的吸收转运到籽粒中,引起大米中重金属的积累。”朱诚表示。

  在攸县官方的通报中表示,镉超标大米原材料均收自当地农户,企业周围10公里内无重金属企业。

  对于此说法,朱诚则认为,周围10公里没有重金属企业也不能排除土壤污染,还得排查灌溉水源等是否被污染。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敬国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大米镉超标主要原因是土壤污染”。

  王敬国称,不排除这种可能,湖南省的土壤中重金属含量底值要高于其他地方。加之不合理的开发利用和排污,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就会更严重。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