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黄朝翰:全球经济治理亟待中国提升软实力

作为当今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黄朝翰的名字不时见诸报端。5月24日,黄朝翰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阐述他观察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东亚经济秩序的变革与挑战。

  作为当今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黄朝翰的名字不时见诸报端。其观点著述兼具学理的严谨和实际操作中的务实。

  5月24日,黄朝翰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阐述他观察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东亚经济秩序的变革与挑战。

  中国引领形成

  新的东亚经济秩序

  南方日报:在你看来,东亚是一个什么样的经济秩序?

  黄朝翰:从经济上看,东亚经济过去是指日本、中国和4个新兴经济体(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及4个老东盟成员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现再加上4个新东盟成员:越南、柬埔寨、缅甸、老挝。

  东亚经济高增长的三个主要力量来源,分别是日本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初引领了第一波增长;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初,经济增长扩展到“亚洲四小龙”;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成为第三波增长的领头羊,并进入到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东亚经济秩序。

  中国引领的第三波东亚经济增长规模远胜于前两波。1979年至2009年,中国平均年增长率达到9.9%、2010年增长率为10.3%,2011年为9.2%,且多年来始终保持低通胀率;1979年到2009年,对外贸易总额年增长率在17%-18%。根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额从2000年的0.5万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011年的3.6万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20%,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额在全球的排名也从2000年的全球第7位迅速攀升为2011年的第2位,进出口分别占全球的比例均达到10%左右,是2000年占比的近3倍。

  南方日报:中国经济崛起的区域影响主要有哪些?

  黄朝翰:作为区域经济增长的“龙头”,中国已经取代了日本成为东亚经济发展的“领头雁”。中国不仅是东亚增长的引擎,而且是区域经济整合的催化剂,因此,我们看到近年来区域内部贸易占总体贸易比重显著提高。从总体上看,中国经济与新兴工业国高度互补,但中国在对外贸易和海外直接投资两方面,与东盟经济处于既互补又竞争的地位。

  总体来说,东亚已是一个整合相当紧密的经济区域。对于区域经济整合而言,中国引领的整合模式比日本模式整合更深入、范围更广泛,同时也更具包容性,这是因为中国是众多区域和全球生产网络的集散地。

  南方日报:这个充满活力的经济区域,潜在的挑战有哪些?

  黄朝翰:我判断中国的经济政策将延续“保持经济增长并缓慢调整经济结构”这一基调。当然,中国“保增长、调结构”这一经济发展战略将会有益于其它同样面临结构调整的东亚经济体。

  总体上看,中国能够对东亚地缘经济的运行施加强大影响力,但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仍无法改变该区域的地缘政治形势。尤其是日本还无法接受自身的相对衰落和中国的崛起这一现实,再加上美国战略和实力试图转回亚太。可以说,第二代东亚共同体的“经济增长与整合”缺乏一个与此响应的区域政治秩序的伴随与支持,在可见的将来,东亚共同体内部“政冷经热”这一局面还将持续。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