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周子勋:“四箭齐发”奠定中国金融新生态

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由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的跃迁,一个较为成熟与完善的金融市场不可或缺。以去年央行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扩大到基准利率的1.1倍,贷款利率下限调整至基准利率的0.7倍为标志,利率市场化改革有了突破性进展。

  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由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的跃迁,一个较为成熟与完善的金融市场不可或缺。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可兑换、存款保险制度四项改革的互促互进,相辅相成,共同推动金融改革前行,已成为稳定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

  将会在多个维度上共同推进的金融领域新一轮改革已箭在弦上。

  中国政府网上周末全文发布的经国务院批复的发改委《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锁定今年七大类共22项重点改革事项,其中在有关金融改革的表述中明确提出:稳步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逐步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幅度,建立健全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充分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基础性作用,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此外,之前较少被提及的存款保险制度,这次也明确列入相关方案中。

  再往前推两周,国务院5月6日常务会议部署今年改革重点,就确定了加大财税、金融、民生、统筹城乡等九个领域。在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3)》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被确立为今年央行的重要工作之一。

  这些信号透露出,决策层对于金融改革已形成共识:在全球经济复苏疲软多国开启降息大闸的背景下,推动金融改革,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由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的跃迁,一个较为成熟与完善,具有一定深度与流动性的金融市场是不可或缺的。

  具体来看,汇率市场化方面,如能通过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让其更为透明化、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场供求来决定人民币的汇率,实现人民币的完全可自由兑换,就能进一步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基础性作用。从中国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重来看,当前人民币汇率距离均衡水平已不远。但从中长期来看,受到较为强劲劳动生产率增长驱动的人民币依然有继续走强的空间。今天,人民币对主要货币汇率的日均波幅已放大至正负1%,未来有望进一步放宽。去年9月以来,央行借市场行情与预期转变之机已降低了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干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此屡屡触及日均波幅上限,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已改变了市场主体对央行干预的预期,预计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年均升值幅度将显著放慢,同时伴之以较大的汇率波动。这将大大缓解国际热钱过度流入造成的人民币单边升值压力。

  从某种程度上说,利率市场化改革既是金融业自身改革的诉求,也是让实体经济更多享受金融业发展红利的必然过程,利率制度设计上对银行的过度保护应该加以改变。伴随着利润增幅从超常规步入到常态化,银行业此刻更需要在定价方面有更多余地,而实体经济也需要在和银行博弈中获取更多话语权,这是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前提。

  以去年央行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扩大到基准利率的1.1倍,贷款利率下限调整至基准利率的0.7倍为标志,利率市场化改革有了突破性进展。加上此前央行推出的扩大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举措,利率市场化的稳步推进并没有给金融市场带来大的波动,同时促使贷款利率水平明显下降,银行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利益格局正在发生改变。而在温州等部分地区实施金融试点改革,将过去的灰色融资体系纳入到合法体系中,监控与引导民间借贷利率,也在间接推进利率市场化。除银行基准贷款利率外,目前几乎其他利率都已市场化了。预计未来人民币基准存贷款利率的浮动区间还有望继续扩大,最终将发展到央行不再控制基准存贷款利率,而是通过货币市场的公开操作来间接影响银行体系融资成本的局面。

  现在最令市场各方关注的是,央行将在何时、以怎样的方式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19日在“2013金融改革与创新高级论坛”上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根本方向在于完善利率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在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建议取消贷款利率浮动下限,将贷款风险定价自主权交给银行。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17日也表示,贷款利率今年内可能就会放开管制。中行两位高层透露的口风显示,先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再逐渐放宽对存款利率上限的控制这种循序渐进的可能性颇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学术顾问陈雨露25日发布《中国的“大金融”战略与发展路径》研究报告就说,中国需渐进推进利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利率市场化可在2017年前完成,而资本账户开放该在2015年至2020年之间完成。

  伴随着利率、汇率市场化的推进,也进一步激发对于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预期。而目前的形势也已为资本项目的进一步放开提供了基础。追踪发达国家的货币可兑换进程,在经常项目实现可兑换后,逐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大约需要10年时间。因此,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可以视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已进入实质性操作层面的标志。

  存款保险制度是一项基础性金融制度,无论是对推进利率市场化,还是对建立完备的市场化风险补偿和退出机制、发展多层次金融机构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般而言,一国推进利率市场化普遍会出现金融机构大量倒闭的现象,而这种倒闭又必将危害到储户的利益。这种情况下,存款保险制度就显得十分必要。从1987年至1991年,美国平均每年有200家小银行倒闭。其间,从1934年开始提供存款保险服务的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银行存款获得政府背书,以国家信用、中央财政信用作为担保,由中央银行和地方政府承担个人债务清偿的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了。我国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的时机也已日趋成熟。

  当下,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可兑换、存款保险制度四项改革的互促互进,相辅相成,共同推动金融改革前行,已成为稳定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

  (作者系资深财经评论人)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