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外媒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FT:中国计划2016年引入碳排放上限

中国碳排放政策领域的一位核心官员表示,中国正寻求最早在2016年对碳污染引入严格的控制措施。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表示,发改委正在考虑在下一个五年计划(2016-2020)中实施一个绝对排放上限,现在正在研究什么水平合适。

  北京时间5月29日凌晨消息,据英国《金融时报》(FT)报道,中国碳排放政策领域的一位核心官员表示,中国正寻求最早在2016年对碳污染引入严格的控制措施。此举可能推动相关谈判,促成一项旨在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协定。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占世界接近1/4。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承诺降低绝对排放量,此前中国一直予以抵制。按绝对值计算,中国的碳排放量是全球最高的。但中国表示将降低“碳排放强度”,即每单位经济产出的碳排放量。

  然而,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表示,发改委正在考虑在下一个五年计划(2016-2020)中实施一个绝对排放上限,现在正在研究什么水平合适。

  这可能有助于打破联合国气候谈判的僵局——该谈判计划在2015年的巴黎会议上达成一个有法律效力的全球减排协议,并在2020年开始生效。

  姜克隽表示:“我可以肯定,中国在第13个五年计划中将有一个总排放量的目标。”他还表示,明确的总量目标,比之前的密度目标更为有效。中国“很可能”会放弃之前长期坚持的、反对在2015年巴黎会议上对发展中国家引入碳排放总量目标的立场。

  姜克隽表示:“全世界都需要达成一项良好的议定书,这应该是最后的议定书,否则我们就没有时间了。”他指的是巴黎气候谈判。

  姜克隽表示,中国的排放上限将于现在的煤炭消耗上限联系在一起。

  促使中国改变立场的另一个原因是,民众对空气污染的日益不满,这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公众健康问题和政治问题。

  中国官方仍没有对碳排放上限表态,但姜克隽的言论是官方人士第一次公开谈及这样一个计划。姜克隽的言论,也与中国最近在联合国正式磋商之外的气候闭门会谈上所表现出立场转变的迹象相一致。

  联合国气候谈判陷入停滞,因为美国和其它西方发达国家认为,如果中国等发展中大国不放弃一贯的反对立场,接受与工业化大国同等的减排义务,它们就无法批准一项协定。

  加拿大环境部长彼得-肯特(Peter Kent)表示,中国和巴西立场的改变是“非常积极的信号”。他还表示,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达成协议),但当前局面令人鼓舞,现在的情况突然间变好了。

  美国、欧盟和金砖四国的总排放量占所有化石资源绿色气体排放的超过4/5,比现在唯一的全球气候协议东京协定的覆盖度高了超过15%。

  在准备数年以后,中国今年已经开始启动七个试点的碳交易所。中国希望控制排放,部分是因为中国希望把这些控制措施作为再平衡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工具。

  现在还不清楚中国怎样实施碳排放上限控制,也不清楚这是一个绝对的上限还是松动的目标。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