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区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香港中产变“中惨” 生活成本快涨过承受底线

“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这种大众说法的逻辑前提,是中产阶级收入稳定而生活无忧。

\

  “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这种大众说法的逻辑前提,是中产阶级收入稳定而生活无忧。但香港树仁大学新近调查发现,香港中产“活得苦”,痛苦指数接近危险警号。按照宽泛标准,香港超过五成人属于中产阶级,一段时间以来,他们被香港媒体形容为“中惨”,因为香港高昂的生活成本,已经快要涨到中产们的承受底线。

  重担一:“脱缰”的租金

  说起中产,有人会联想起不菲的收入,有人会联想到生活品位。对于香港一家灯饰铺的老板郭先生来说,中产的代名词是“拼搏”。

  上世纪80年代已出来打拼的他,没有大学学历,靠一双手在社会阶梯上慢慢爬升。凭着不辞劳苦的毅力,他终于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他和太太靠物业买卖将资产增值,现在的他摇身一变,已开设一间店铺,拥有两个物业。

  可惜好景不常,一场金融海啸令资产缩水,近年来,租金又如脱缰野马疯狂飙升,郭先生透露,今年续约时,铺租由1.7万元(港元,下同)加至2.3万元,租金狂升但市道低迷,原本每月能进账几十万元的灯饰店,生意一落千丈至两三万元。幸好还有物业收租及股票投资等收入,尚能支撑家庭开销。他们要在生活中尽量节省,“会减少出外吃饭,有时一碗面便作一餐。”

  总结经验,他认为,投资是改善生活、在社会向上流动的最佳途径。他计划于未来3年内退休,寄望3名儿子能够继承事业。郭先生还为每个家庭成员购买了月供过万的保险,希望保障儿子将来能继续维持中产生活。

  重担二:下一代教育

  下一代的教育和出路是所有中产父母关心的问题,育有两名儿子的李太也不例外。李太现职社工,月入约为3万元,她以不断进修所考取的学历晋身中产阶层。4年前终于储有足够的积蓄支付首期,她连同丈夫、妈妈及两名儿子,一家五口搬进自住物业,月供1万元。李太表示,家庭最主要的支出并非供楼,而是儿子的教育。

  李太的两名儿子分别就读三年级和幼稚园二年级。她说,由于两名儿子年幼,需聘请佣人照顾起居,另加儿子的学费、书本费及兴趣班等费用,每月花费逾2万元。李太还说,更大的压力来源于社会大环境。

  “我不想跟主流,但又不甘落后。”作为母亲,李太不忍逼得儿子太紧,但又担心儿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她帮小儿子选择就读一间名牌幼稚园,“社会中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你稍有松懈,就会被社会淘汰。”李太上月凭进修考取了高级社工文凭,她坚信,知识是力争上游的最好武器。

  重担三:缴税多福利少

  香港立法会今年初曾就帮助中产动议进行辩论,促请政府在住屋和税务等各方面提出措施,回应中产的诉求。中产生活负担不断增加,但在政策上受到忽略,建议在财政预算案中提供更多税务优惠。

  香港中产是典型的“付出太多得到太少”阶层。在香港超过360万的工作人口中,60%的人无需交纳个人收入所得税,而37%的缴税人口中,大部分为中产人士。香港约10%的最低收入家庭可享受低保、30%的中低收入者享受政府的廉租房,偏低收入者可申请经济适用房。而中产的收入刚刚超标,住房问题完全靠自己打拼解决。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中产人士恰好不太会“哭”。他们大多务实、理性而忙碌,政治上没有太多情绪化的表达,也没时间去街头为自己鼓与呼,很自然地因缺乏媒体和政团代言人,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