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石述思:人人争当公务员的民族没有希望

公务员热是当下社会不争的事实。与其说“公务员最不幸福”是矫情,倒不如说是多数基层公务员在集体发出推动体制变革的呐喊。毕竟,一个公务员真正幸福的源泉是人民信任理解尊重——中国官场走进阳光地带唯一的前提。

  公务员热是当下社会不争的事实。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50万。热门职位接近“万里挑一”。再比如不少基层官员冒着被群众举报、组织查处的危险纷纷将官二代破格提拔。

  但由于公务员不直接创造社会财富,所有花销都由纳税人负担,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加上行政体制改革的滞后留下的寻租空间巨大,也往往成为社会监督的焦点。

  也就是说,在今天,公务员无小事。

  于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调查便引起舆论广泛热议。日前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2年度中国职场心理健康调研报告》却显示,职场个人幸福感排名中,政府机关排名倒数第一,排名倒数第二的是民营企业。

  媒体一边倒地认为,这样的表白矫情。

  其实未必。

  首先,中国人民花钱养着全世界最庞大的公务员目的很单纯:当好自己的公仆,依法行政,为社会经济发展营造一个良好宽松公平的环境。党和政府历来的要求也无比明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按照常理,这些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活雷锋。仔细查阅下雷锋日记,那里面无时无刻不洋溢着令人神往的幸福。

  但公务员们竟然不幸福。而且调查的结果表明,越年轻越不幸福。

  不过,这项调查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没有具体展示幸福的标准。是官威足、汽车好、房子大甚至女友多?还是按党和人民要求比操守、比奉献、比能力、比无私?

  但无论哪种不幸福都不是好消息。

  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前者,问题就相当严重。这说明可能党政机关选拔公务员的标准程序出现了严重问题。无论是国考还是平时的任命,将太多好逸恶劳的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干部队伍中,他们在一种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价值观驱使下混进官场,终日想着用权力兑现好处,甚至鱼肉人民,自然感受不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幸福。比如很多人就怀疑,在独生子女备受家长溺爱的当下,那么多基层干部将自己的孩子源源不断地以变现接班的方式输送到官场,就是想把权力赋予的好处世世代代享用下去。这样的动机已然可怕,但竟然能操作成功则更值得对当前吏治存在的制度性缺陷深刻反思。在社会监督之下,部分官二代最终像李天一那样变成坑爹一族,不仅自己被组织查处,爹昔日权势也被褫夺一空,但这样的官场闹剧能否避免重演着实让人忧虑。

  当然,这也折射出官场的苦乐不均,位高权重者毕竟少数,多数公务员如果缺乏实权,整日面对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加上政绩考核的压力日渐沉重,长期得不到自我实现的可能乃至应有回报,自然不幸福。

  随着新一届领导班子推出八项规定,严控三公,加上反腐力度空前,估计手握实权但只为中饱私囊、贪图享乐的领导不幸福感也在与日俱增,希望能形成长效机制——只有将公权装到笼子里,人民的幸福才有了根本保障。

  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想为民服务而不得,问题则更加严重。假设那么多年轻公务员怀着济世救民、服务大众的心理进入官场,但发现一些官场盛行的哲学是为领导和人民币服务,跟对人比做对事重要,结果劣币驱逐良币,日久天长意志消磨,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郁郁寡欢,终无缘幸福。这又开出一个艰巨课题:如何在官员提拔任用过程中实现民主,程序公开透明,完善社会监督,加强问责都迫在眉睫。

  在成熟的现代法治社会,公务员越来越像职业化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国家能保证所有的公务员都像活雷锋那样道德高尚,给予相应的福利待遇,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是国际惯例——在一些西方国家,公务员的工资福利都超过社会平均水平,但前提是民主程序健全,权力运行公开,社会监督完善。否则,整个官场就会在公众猜疑甚至误会中丧失公信力,贪官因为触犯法规、恐惧人民惶惶不可终日,而清官则因为整个官场的黑箱操作饱受误会,都不会幸福。

  与其说“公务员最不幸福”是矫情,倒不如说是多数基层公务员在集体发出推动体制变革的呐喊。

  毕竟,一个公务员真正幸福的源泉是人民信任理解尊重——中国官场走进阳光地带唯一的前提。

  不过,那么多人边抱怨甚至批评公务员,边义无反顾地往这个自称最不幸福的队伍里挤,则是一个时代价值观的沦丧以及官本位下公众无力自我救赎的焦虑,整个社会在比赛谁更不幸中陷入一个恶性循环,而这值得所有人回到原点去思考: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幸福观?

  一个人人争当公务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