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叫停打车软件有违市场和法治精神

最近北京、深圳、上海等地都发出“叫停”第三方出租车打车软件的声音,这不仅让一些正在推广打车软件的公司措手不及,也让众多消费者莫名惊诧,包括出租车司机也觉得难以理解。

  最近北京、深圳、上海等地都发出“叫停”第三方出租车打车软件的声音,这不仅让一些正在推广打车软件的公司措手不及,也让众多消费者莫名惊诧,包括出租车司机也觉得难以理解。当然,出租车公司可能为之叫好。

  为什么多地主管部门要采取限制措施?主要理由无非有三:一是出租车司机开车时,同时使用各种打车软件,有可能分散注意力影响安全;二是有些软件采取乘客竞价的方式,容易造成司机拒载和挑客,影响市场秩序和社会公平;三是打车软件为黑车运营提供了便利。

  坦白说,这些问题并非不存在,但这不应该成为叫停打车软件的理由。因为打车软件作为信息化新应用的好处相当明显,它不但方便市民叫车,也降低出租车空驶率,起到资源优化配置,还促进节能减排。所以,对于它们应该鼓励发展,适时规范。遗憾的是,有些地方要么直接叫停该软件,要么叫停该软件的一些功能(如竞价、加价约车),但这种“叫停”背后可能面临更大的问题。

  首先,针对叫停打车软件,多地主管机关主要强调正在积极研究制定出租车预约调度服务的相关管理规定。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既然相关规定还没有出台,主管机关是依据什么叫停打车软件?根据法治精神,对人民而言,法无禁止即为自由,对政府而言,法未授权即禁止。现在消费者通过打车软件乘坐出租车的行为,是根据契约精神、市场规律来行事,实践中也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会有额外的限制。

  当然,有地方强调叫停打车软件是依据“出租车服务设施配置必须符合管理部门规定”,但问题在于打车软件通常是安装在驾驶员的手机 上,离开出租车时随身带走,怎么就成了出租车服务设施?此外,一些地方强调对“私自利用第三方打车软件实施‘价外加价’的违规行为”严肃依法依规处理,这当然符合“禁止经营者和驾驶员以任何方式向乘客超收租费”的既有规定,但问题在于出租车公司或者交通主管机关是否有权力检查个人终端,尤其手机这类物品中还涉及通信秘密、个人隐私等问题,这种处理的可操作性恐怕也是问题。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