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房产税不妨严厉一点

现行的试点房产税过于温柔,导致税收作用不如行政手段,无法收到严肃的政策应有的效果。征收房产税如果不能达到厘清现在税费、收缩土地财政、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减少限购的目标,哪怕只实现一点,房产税未来堪忧。

  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被列入2013年改革重点之一,今年扩大房产税试点,势在必行。

  由于探讨房产税的背景是房价大涨,社会普遍的误解是,房产税是抑制房价的短期举措,与限购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房产税是因为某些地方土地财政捉襟见肘,政府为了维持地方财力推出的与民争利之举。如果房产税建立在这样的错误认知的基础上,在推进过程中会受到各方强烈的抵制,而土地财政扩张、土地出让金大涨,会使地方政府失去推进房产税改革的动力,房产税将成为可有可无的摆设。

  房产税的目标必须清晰,推进房产税并非抑制房价这样的蝇头小利,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房产税是立足于长远、理顺制度的基础税收。

  卖地生财从根本上摧毁了合法合理的税收体制,严重增加了中国的信用风险与金融风险。不要说有的城市已经无地可卖,就是有地可卖的城市也应该逐渐减少土地财政的重要,回归税收常态。

  房价上涨较快、土地储备较少的城市,政府推出房产税的积极性较高,较有可能成为房产税新的试点城市,但这并不意味着土地储备较多的城市,就可以长期维持目前的土地财政,这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极端不利。只要房产税试点地区取得成功,只要在各种不同类型的区域摸索出房产税的征收办法,大面积推广的时候就会到来。

  我国处于城镇化的关键时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几十年,现行的户籍制度将取得重大突破。以户籍制度为牢,限制本国国民在其他地区购房是野蛮而不可持久的,一旦地方户籍改革取得突破,限购政策也将成为无本之木。只有房产税,能够让多占用社会资源、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政府何必管居民的资金是拿来买房、买地还是买车,每个人都有自由使用资金的权利,只要建立正确的税收激励机制,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行政手段都可退出经济舞台。

  现行的试点房产税过于温柔,导致税收作用不如行政手段,无法收到严肃的政策应有的效果。

  我国业已推出房产税的两个城市,效果不彰。存量不征,对以往购房者实行豁免政策,目的在于控制新增住房与高档住宅部分。由于政府同时实行限购,学者无法量化房产税减少房地产投资的效果。从笔者了解的个案来看,限购所起的作用大过房产税,一些富裕的朋友希望在大城市购房,愿意支付目前较为温柔的房产税,却迫于严格的限购举措未能如愿。

  上海房产税征收范围狭窄,本地户籍新购且属于家庭二套以上;外地户籍新购住房,人均60平方米以上部分征收,初始按交易价格70%、以后按评估价征收,高于市场均价2倍税率为0.6%,低于2倍的为0.4%。

  房地产发达城市房产税数量低到可笑的程度,房产税收入与土地收入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房价仍然居高不下。自2011年1月27日沪渝房产税试点启动,到去年第三季度,上海认定的应征房产税住房4.8万套,2011年,上海房产税收入为22.1亿元,完成预算的110.5%;2012年,上海房产税24.6亿元,完成预算的109.3%。需要强调,房产税中包含商铺、写字楼,个人住宅只占极少一部分。看看京沪土地收入,2012年土地市场交易清淡,北京土地出让金仅为647.92亿元,今年截至5月22号,北京市土地出让金高达617.89亿元。上海市去年土地出让金为875.78亿元,今年截至5月22日,为432.34亿元。

  温柔版房产税起不到应有效果,缺乏博弈中突破重点、逐步推进的精髓。更要命的是,媒体披露杭州房产税版本,仍未有大突破。

  征收房产税如果不能达到厘清现在税费、收缩土地财政、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减少限购的目标,哪怕只实现一点,房产税未来堪忧。新的房产税版本应该更加精准,更加明确而严厉。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