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81.9%受访者直言国企和事业单位三公乱象严重

调查中,75.2%的受访者认为,以前在治理“三公”问题上,忽视了国有企事业单位的问题。对于当前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三公”乱象以及现有制度的明显漏洞,唯有公众持续关注、批评与监督,才有助于推动这些问题的实质解决。

漫画:朱慧卿

漫画:朱慧卿

  中国铁建8.37亿元、中国交建7.79亿元、中国水电3.43亿元……近来,就在新一届党中央和政府重拳治理政府部门“三公”问题,并取得一定成效之时,多家国有企业上亿元业务招待费事件,引发了公众对国有企事业单位(非公共财政补助的事业单位除外)“三公”乱象的关注。很快,中国人寿又被曝出年业务招待费高达14.18亿元,再次引发全社会一片哗然。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对6867人进行的一项题为“你觉得国有企事业单位‘三公’问题严重吗”的在线即时调查显示,57.2%的受访者表示在持续关注国有企业巨额业务招待费事件。81.9%的受访者认为,此次被曝光的事件并非个案,当下国有企事业单位“三公”乱象严重。

  75.2%的人认为以前治理“三公”问题时忽视了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

  家住河南平顶山市的王世民(化名)是一家省属国有企业的员工。他坦言,中国人寿、中国铁建等大型国有企业的巨额招待费,只是当前国有企事业单位“三公”乱象的冰山一角。

  他透露,自从中央落实“八项规定”以来,政府部门的吃喝风大有衰减之势,外面高档酒店的生意也不及往日,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企业内部招待所的火爆程度。随着各种各样的领导到企业检查、视察,这个四层小楼经常是人员川流不息,到晚上也灯火通明。有时由于怕到外面消费影响不好,还会把外面酒店的大厨请到招待所里来。一个月下来,一个小小内部招待所的花费,就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

  对于这笔吃喝款项的来源,王世民向记者道出其隐秘性。“一种方法是把这些钱结算到下属单位的职工工资里面,再从职工工资中提出来,同事把这种方式戏称为‘戴帽工资’;还有一种方式是把这些钱分散到职工食堂采买经费中。总之,做得非常隐秘,不细查很难发现。”

  一名民意中国网网友留言,对国有企事业单位“三公”消费的监管,在过去一直是一个盲点,一些国有企业连年亏损,却一直是高消费、高福利,一些事业单位内部的“三公”消费账目更是一团浆糊。是该好好管管了。

  调查中,75.2%的受访者认为,以前在治理“三公”问题上,忽视了国有企事业单位的问题。

  湖南省湘西州委党校副校长、中南大学教授邓联繁,近几年一直在研究公立高校“三公”消费的相关课题。他告诉记者,行政机关的“三公”消费一定程度上会受到财政纪律的约束,而大多数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三公”消费形式更多样、方式更隐蔽,受到的约束较小。因此虽然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却没有引起全社会足够的重视和关注。

  “不止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问题同样很严重。”邓联繁向记者举例,就在2012年8月,财政部湖北专员办发布消息,指出武汉某教育部重点大学2011年通过调整出国(境)支出到“差旅费”科目、调整公务接待费到“其他商品和服务支出”科目、报表不反映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等方式,隐匿“三公经费”科目支出近亿元。财政部天津专员办在经过一系列调查后,也曾批评一些高校的“三公经费”缺乏有效监管。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