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炒房团“攻入”大理古城

网帖称“外来炒房团”让大理古城房价飙升,频现房东毁约卖房。

  大理古城 有人二话不说砸钱买房有人租期还长就被赶走

  网友担心被毁的除了租房合同还有本土文化

  网帖称“外来炒房团”让大理古城房价飙升,频现房东毁约卖房

  “他开着还没来得及上牌的越野车,一连几天时间,穿梭在大理古城的大街小巷。通常看到一栋合适的房子,二话不说走进门:你这房子卖吗?多少钱?只要房主没有提到‘不卖’两个字儿。很快就会从后备厢取出一个背包甩到桌子上,没错,整整一背包都是人民币。接下来的话题似乎更简单:多少钱,你开个价吧,最好能今天签约……这不是温州投机者的炒房现场,是现在发生在大理最频繁不过的一幕。越来越多的大理原居民和房主,开始习惯这些买房子像去超市买杜蕾斯一样简单的神秘买家。”

  这段文字来自于一篇名为“大理,不在人民路”的长微博,网友@姜北树的这段描述让众多网友对大理古城如此火爆的炒房市场感到惊诧。而在此之前,曾有网友报料两家经营户被房东强行驱逐的事件。这两者中间是否有关联?这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议论。日前,晚报记者就此在大理古城进行了调查。

  现状>

  租客:还有两年租约就被赶

  网友报料被房东撵的两家经营户都在大理古城人民路上。

  在人民路100号庭院大门上,一边是房东打出的招租广告,另一边是客栈经营者在大门上打出的房东违约声明。一左一右两张白纸,让很多中外游人驻足、感叹。

  与之相隔不远的人民路299号,目前是一家“土上文化”素食店,在店门口,同样贴有房东声明解除合同的“通知”,而经营者也在店前打出了横幅,表明房东欲在协议租期内将经营者赶走,并表示决不搬出的声明。

  5月15日下午,晚报记者在大理古城人民路见到了“土上文化”素食店经营者张娇。张娇说,一周前,店里来了一个上海人,声称是新房东,房子已经被他买下了。紧接着,房东也来到店里,说家里有事,要把房子卖了,不能再租房。而张娇与房东的协议租期是从2009年11月至2015年10月,前三年的租金为1.8万元/年,后面租金为2.1万元/年。“我租下这间20多平米铺面的时候,旁边铺面的租金只是700元/月,对面面馆两个铺面租金才1000元/月,而我的租金是1500元/月,是整段路上最贵的。现在人民路被炒热了,周围铺面的租金已经涨到6万元/年,房东就坐不住了。”张娇说,“大理发生这样的事,很影响大理的文化。任何经济的发展,都不能不讲诚信,撇开道德、撇开文化。”

  房东: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记者在店中拨打了房东杨女士的电话,杨女士不愿接受采访。“我们是属于有文化的那种,愿意赔偿张娇违约金,按合同协议赔付。现在这种事情太常见了,下关龙溪路‘巍山饵丝’店,隔两三个月房东就追加租金500元、1000元。大理古城那么多的店面,合同期内租金上调六七次都是常事。”对于为什么毁约,房子有没有卖出,杨女士在电话里说:“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你无关。”

  5月16日,房东杨女士在店铺前贴出了一纸通知:“2013年4月以来,本人多次向你提出解除《租房协议》,但是,经过多次协商,直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据此,我正式函告你:从2013年5月16日起,将解除双方所签之租房协议。你须于2013年7月16日之前将房屋交还给本人,按合同约定,本人退还你之前的房屋押金2000元,同时向你支付9000元的违约金。请你在2013年7月16日之前,搬离室内所有物品,否则视为放弃,本人将自行处理。”

  5月16日下午,在与张娇店铺相距约二三十米的客栈“户外玩家”旧址,记者发现客栈老板已被迫离开大理回昆明去了,正在搬离物品的客栈帮工小李说:“我们老板全家受骚扰,从去年骚扰到现在,房东老两口加上儿子一天几个电话地骚扰我们老板,让终止合同。我们客栈2009年开始经营,只有4间房,50块钱一晚上,每年净利润就是持平。大约两周前,大家传出说这条路下面一家比我们还小的店租金每月7000元,很多房东就开始涨价了。”

  记者从小李出示的租房协议上看到,这处房子房东与客栈签约日期为2009年4月10日。协议上双方约定的房屋租赁期为10年,2009年4月20日至2019年4月20日,年租金24000元。按照租赁协议,“户外玩家”的租期还有6年才到期。对此,房东夫妇表示:“我们的租赁协议是经过公证的,我们已经履行了解除协议。我不知道现在住在里面的是什么人,租赁协议上10年的租期,与他没有关系。如果说我违约,对方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我们等待法院的传票。”

  连锁反应:租户都担心自己的合同

  人民路一位书吧老板说:“这种情况整个古城都存在。我朋友前段时间在东门租房子开店,合同完全没有问题,房东一家老小天天在门口守着,要求退还房子。最后押金也没给,找了种种借口,把我朋友给撵出来了。大理古城这两年合同期内房东反悔的比例越来越高,甚至已经达到了三四成。”

  他说,自己知道的一家客栈,签约时的房租两万元/年,现在已经涨到了12万元/年,利益的诱惑太大。这两年,人民路房租一直在直线飙升。去年七八百一个月租金的铺面,现在连上院子一个月能租到十几万。对于房东的无诚信,一位客栈老板选择以暴制暴,和房东打了一架,最后没有涨成。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