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彭文生:日本国债尚不到危机时刻

期日本国债的上涨还不值得担心。虽然若财政不改革日本长期债务便不能持续,但短期来看,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危机的迹象。

   近期日本国债的上涨还不值得担心。虽然若财政不改革日本长期债务便不能持续,但短期来看,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危机的迹象。

  上周,日本国债收益率触及1%的一年多新高,有人担心日本国债收益率涨势一旦失控,价格暴跌,金融体系恐怕会遭遇严重冲击。

  “日本国债尚不到危机时刻”,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一般来说,担心国债收益率上升一般来自几个角度——是否意味着大量资本外流?是否意味着社会融资成本上升,从而打击增长?是否加剧财政负担,从而引发债务危机?在今天这个时点上,我们对上述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彭文生分析,目前日本资本外流有限,尽管近期日本居民购买海外资产的数量确实在增加,但量级还不大。而且,即便出现显著外流,日本还拥有巨额外汇储备做后盾。实际上,虽然日本政府总债务水平占GDP比重高达240%,但减去资产后政府净债务水平只有130%。

  国债收益率的上升对经济增长与财政状况影响有限。如果国债名义收益率上升大部分反映的是通胀预期变化,那么对实际收益率影响有限,社会融资成本的抬升也有限,经济增长因此而受到的影响尚属可控。日本政府国债久期平均达7年之久,二级市场上国债收益率上升,对财政付息的压力短期并不会很大。目前,日本的名义增长率仍高于国债名义收益率,而1998年至2012年,日本名义增长率仅为-0.63%,远低于十年期国债平均收益率1.37%。

  再者,还有日本央行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为日本国债提供支持。4月开始的黑田新政,承诺每月将购买高达7.5万亿日元的日本国债,这一数量超过了日本财政部每月新发国债量的一半。只要不发生国债存量大幅抛售的情况,日本央行的接盘能力还是有的。

  “日本今年有望实现约2%的增长”,彭文生预计,“这主要是受宽松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支持。日本要实现更长期的增长,则有赖于公司税改革、能源改革、劳动力市场改革等结构性措施的落实。虽然这些改革充满风险,但若成功,能使日本在3-5年后实现2%的名义增长、1%的CPI、1%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5%的M2增长”的新均衡状态。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彭文生认为,“安倍经济学”第一阶段结束,还有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机会。虽然这两个阶段的来临可能会比较艰难,短期市场大幅波动恐难避免,今后几个月日本经济数据的好坏将对市场造成明显影响。

  所谓第一阶段是指,日元贬值刺激出口,政策预期带动资产价格;第二阶段是指短期增长复苏带动企业盈利,从而传导至工资与消费上升;第三阶段是指,结构性改革带来长期增长和投资复苏。

  • 责任编辑:恺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