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镉大米毒源为何难以说出口 米厂老板和米农叫屈

从2月至今,广东省食品安全监管部门陆续曝光镉超标大米,其中“有毒”大米近半产自湖南,生产地涉及湖南省14个州市中的8个。现实中,米农和米厂老板可能面临的尴尬是,公布湖南土壤等污染情况,可能面临中短期大米无法销售和米价大幅度降低等风险。

  从2月至今,广东省食品安全监管部门陆续曝光镉超标大米,其中“有毒”大米近半产自湖南,生产地涉及湖南省14个州市中的8个。一时之间,镉大米成为鱼米之乡中“湘米”的代名词。

  但米厂老板和米农却感觉委屈,他们并不知道镉米中的镉究竟来源于何处。而作为普通消费者,人们心中不禁要问,污染大米的镉从何而来?从地头到厂家,再从市场到餐桌,这几道防线,我们守得怎么样?3个月过去,相关部门并未向社会公众详解镉的来源。

  叫屈的老板

  23日,湖南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厂,偌大的厂区,只有米厂老板于国强(化名)和老板娘两人,在近200平方米厂房内,记者只看到少量堆放的大米。该米厂生产的大米被广东省食品安全监管部门查出存在镉超标问题。

  看到记者后,老板娘带着无奈的笑容说:“又是记者。”于国强从厂房出来时,眼里充满血丝。他很沉默。老板娘告诉记者,虽然广州检查该厂生产的大米存在镉超标,但责任不在他们。公众却将他们置于风口浪尖,这给他们带来很大压力。“本身就是水土的原因,农户运过来的时候就存在镉超标问题。”

  她还对之前攸县质监局检查大米合格的报告存在质疑,“以前每3个月都会对大米进行检查,均合格,这次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此时,于国强按捺不住情绪,告诉记者,有些农民甚至广东的人说自己被抓了,但镉超标真的与他们无关。

  据于国强介绍,两个月前,他们得知广州白云区工商局查出大米存在问题后,就主动停产。“我们去广州白云区工商局处理问题,工商局却说我们去没用,必须找当地政府前去协商。我们向县政府职能部门打报告,然后从县到市,由市到省,一级级向上汇报,但到现在都没有回音。”

  与记者交谈时,于国强还时不时接到朋友安慰的电话。于国强最盼望政府相关部门能给他一个解释,他想知道镉大米中的镉究竟从哪里来。

  于国强的3万斤大米被扣在广州。最近经销商也经常给他打电话,说大米又被扣了,钱暂时不能给他。“经销商在我们上游,我们只能先铺货,即经销商将大米卖出后才给我们钱。目前未收到分文货款,这次亏损达100万元了。”

  他告诉记者,2007年创办大板米厂,共投资400万元,钱都是借的,他承受着巨大压力。“过去年销售量达3000吨。现在停产,接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办。我们是私企,去银行贷款很难,也没有政府补贴。”而同样被处罚的石羊塘镇田星米厂老板也怀疑水土问题,“与我们厂子没有关系,可能与湘江流域污染有关。”该厂也已经停产。

  大同桥镇米厂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县质监局和市质监局到镇上四家米厂进行检查,发现进厂之前的大米就存在镉超标问题,与米厂无关。湖南是产粮大省,攸县是株洲市产粮大县,农民吃的就是进厂大米,这与水土有关。”大同桥镇米厂年销售量达5000吨,但近一个月来销量只有20吨。该厂也不敢再收购当地农户的大米。由于受镉大米事件影响,每斤米降价0.02元到0.1元之间。

  记者前后采访的多家米厂均表示,希望有人能给他们一个交代,同样抱此希望的还有农民。石羊塘镇谭家垅农民谭力(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并不是产稻季节,“早稻要到阴历六月份,而晚稻要到阴历九月才能产,现在影响较小,但遇到这种事情,很担心对大米销售和米价产生长期影响。”

  谭力家共有三亩八分地,一亩一季能产1000多斤大米,大丰收能达到1300斤。自家每年都要留2000斤吃,其余都要卖掉。一亩能挣三四百元钱,如果每斤大米降1毛,他们就少赚100元。

  谭力的村子有2000亩地,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只留年老者在家,而他们主要收入来源于种粮。年近50岁的谭力自己还兼职开摩的,赚点额外收入。

  广东公布的镉超标大米产自湖南的多达68批次,涉及湖南省14个州市中的8个。不少是湖南的产粮大县,像攸县是株洲市产粮大县,全年粮食总产量达到52万吨。而湖南省是全国最大的水稻主产区。2012年湖南省水稻产量2631万吨,占全国水稻产量的12.9%。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