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简世勋:量化宽松成致幻药

编者按:汇丰首席经济学家简世勋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指出,由于大剂量的货币“药方”、美国的复苏以及中国的经济增长势头,人们曾对世界经济走出不景气抱有很大希望。发达国家迟迟不见复苏,加之中国经济放缓,我们就更有理由怀疑,金融投资者是否已经脱离了经济现实。

  当中国经济疲软的时候,没有哪个国家不受到影响。至少上周的经济数据就释放了这一信号。最新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增长乏力,引发其他国家股市出现紧张的抛售潮。日经指数一天内跌幅超过7%似乎是反应过度,但去年中国是日本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对华出口占日本商品出口的18%以上。韩国四分之一的出口商品输往中国。中国也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地,仅次于墨西哥和加拿大。

  股市震荡的原因不全在中国。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暗示,与量化宽松相关的资产购买计划可能比投资者预期的更早进行削减这是股市下挫的另一个原因。与此同时,日本债券收益率的上涨再次引发紧张情绪:金融押注不能再是单向的了。

  最近几年,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中国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出口,增长动力主要来自生产力推动的竞争力上升。经通胀调整,年出口增幅在20%到30%之间。自从危机爆发之后,出口增长势头迅速回落。2012年,出口只增长了6%,部分是受到欧元区危机的影响。出口放缓的一个结果就是中国经常项目盈余大幅下降,从2007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以上,下降到去年的2.6%。

  在此期间,中国曾试图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来限制经济放缓步伐。这么做是有充分理由的。比如说,经合组织(OECD)统计显示,中国前十大城市平均每平方公里的铁路密度仅为发达国家典型城市地区的四分之一。

  然而,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信贷增长过快,资本配置缺乏效率,生产力增长放缓。虽然我们可以把中国经常账盈余下降视作有利于缓解全球失衡的因素,但这种下降是与中国经济增长势头放缓同时发生的,后者对其他许多国家的经济增长构成了压力。

  中国经济不会崩溃。持续的城镇化带来的生产力增长,足以让中国经济表现继续超越其他国家。

  与大多数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财政政策依然有一些施展空间。但中国经济放缓,再加上发达国家至多只能称作疲弱复苏的经济发展势头,让政策制定者头疼。实施经济民族主义政策的诱惑越来越大。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