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东琪:今后改革将效率与公平双线并举

1989年-1991年,对改革是不是要坚持市场取向,社会主义是不是只能搞计划经济、是不是可以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最高决策层、经济理论界争论很激烈。总的来看,党的十六大以来,改革开放没有停步,按照中央2003年提出的“完善”要求,有步骤地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机制创新方面有许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议》,以文件形式正式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念,将始于1978年的改革目标确定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一个重大制度创新,是人类市场文明的巨大进步,它既具有事关经济学说创新的理论意义,更具有事关国家发展命运的实践意义。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意义深远

  1.为什么说20年前确定“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事关国家发展的命运?

  1993年以来的20年,我国走市场取向的改革道路,抵御多次外部危机(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实现了平稳较快的经济增长,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无与伦比的发展奇迹,经济总量在全球排名升到第二位,人均GDP迅速增加,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转到总体小康再迈向全面小康,总体上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

  实践证明,在上世纪90年代初,如果不及时提出并积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推进市场取向的体制改革,不强化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而是开历史倒车,满足于“有计划商品经济体制”的提法,在“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道路上停止不前,甚或倒退到计划经济,我国经济发展不仅速度没有这么快,发展成果没有这么大,而且也难摆脱大起大落的循环,也可能被严重的外部危机拖下水,陷入持续衰退之中。

  如果在国内不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不在微观领域形成竞争市场机制,在国际上就不可能“入世”,也就不可能融入到世界市场,不可能赢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和接纳,不可能获得巨大的国际市场空间。没有市场化和国际化这两条,中国要想用二三十年时间从贫困转到中等收入国家,要想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初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1993年确定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事关国家发展的前途,事关中国人民的命运,因为它避免了经济制度复归,避免了国家发展的倒退,使我们能够在1978年-1988年已经取得初步改革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前行,能够在世界发展道路上快速追赶,能够在推动全球化、东方经济崛起和世界治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20年,中国经济的市场化和国际化,推动了“中国的世界化”和“世界的中国化”,这个“双化”互动,虽然不可避免地给我们国家带来了一些新的挑战,但我们这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大国经济体的确从市场化和国际化中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和进步。

  2.怎样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理论和市场经济理论发展中的历史意义?

  从历史长河看,“市场”和“市场经济”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既不是西方的专利,也不为资本主义独有。在斯密《国富论》系统提出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之前,东方的市场经济文明,特别是古代中国的商业文明,实际上要比当时的西方发达得多。

  但是,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人们能够看到的市场经济体制的确还只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它们或者以小手工业资本主义为基础,或者以机器大工业资本主义为基础。

  此前的社会主义,无论是80年代末以前的苏联、东欧社会主义,还是1978年以前的中国社会主义,所选择的经济体制都不是市场经济,而是计划经济。人们的传统思维逻辑,很容易将资本主义和市场、社会主义和计划等同起来,认为市场和市场经济只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社会主义不能搞市场和市场经济,只能搞计划和计划经济。

  上世纪30年代,西方经济学界有过一次关于“市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三者之间关系的大论战。论战的一方以英国经济学家哈耶克和德国经济学家米塞斯为代表,认为市场经济只能与资本主义结合,它与社会主义水火不相容;论战的另一方以波兰经济学家兰格为代表,认为社会主义可以和市场结合,但他所讲的市场是一个用计算机将价格计算出来的市场,又被叫做“计算机乌托邦式的市场社会主义”。

  这一次大论战没有形成“社会主义可以和竞争市场经济有机结合”的理论。后来,南斯拉夫的霍尔瓦特、波兰的布鲁斯、捷克的锡克等经济学家,主张在自由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之间选择“第三条道路”,从各个角度提出了“市场社会主义”概念,但他们所讲的“市场”不是真正的“竞争市场”。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世界从未出现过以自由竞争为基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范式和体制模式。

  1978年,小平同志在思考和谋划中国的改革大计时,提出了“资本主义可以有计划,社会主义可以有市场”的思想。这个思想摆脱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互相排斥的逻辑,为后来主张市场取向改革的高层决策者和经济学家探寻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理论模式提供了基本思想来源。

  针对1989年-1991年期间理论界出现的反对市场取向改革、主张回到计划经济的思潮,小平同志在1990年、1991年多次批评社会主义只能搞计划经济的观点,强调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强调我们的改革要坚持市场取向。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小平同志进一步将社会主义可以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思想加以系统化、理论化。

  应当说小平同志不断思考、形成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思想,是1993年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思想来源。实践证明,没有“南方谈话”,就不可能有这个历史性文献的问世,当然也就不可能有近20年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的发展。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