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光大银行副行长:货币政策不应追求神秘性

金融有内生的不稳定性,美国次贷危机演示了非正常融资活动自我膨胀、自我实现、自我毁灭的不稳定发展轨迹。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间接融资比例高,实体经济与银行体系高度重合,货币政策能够作用于主要的经济领域,能够以总量调整协调财政政策的结构调整。

  题目的第一个“稳健”是动词,第二个“稳健”是形容词,这样的排列组合借鉴了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专著《稳定不稳定的经济》(Stabilizing an Unstable Economy)的书名。

  明斯基是一位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其理论过于朴实,加之诸多“皇冠明珠”是他去世后由别人归纳总结的,因此,若没有这一轮全球范围的经济金融危机,他绝不会受到学界和业界如此广泛而深度的关注。

  忽然间,人们发现明斯基关于危机的理论不仅不是“苍白的”,而且“生命之树常青”,正如马克思和他的《资本论》一样,不过前者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内”的人,而后者是该体制的掘墓人。不考虑意识形态的聚焦力,或许明斯基观点和认识更有理论上的反思性和深刻性。

  明斯基的智慧

  明斯基观点一:金融不稳定假说。在金融体系运行过程中,存在三种融资行为,即产生的现金流既能还息也能还本的风险锁定型融资(hedge finance)、只能还息不能还本的投机型融资(speculative finance)和现金流无法覆盖本息只能依靠资产升值维持再融资的庞氏融资(Ponzi finance)。庞氏融资盛行造成资产价值永远上升的错觉,一旦资产泡沫破裂,庞氏融资难以为继,投机型融资也戛然而止,甚至多米诺效应波及正常融资活动,金融体系的信用冻结,流动性消失。

  金融有内生的不稳定性,美国次贷危机演示了非正常融资活动自我膨胀、自我实现、自我毁灭的不稳定发展轨迹。

  明斯基观点二:稳定创造自身的不稳定。金融的非稳状态是嵌入经济周期的。在稳定繁荣的时期,企业生成现金流的能力远超债务本息的偿还要求,于是过度借债进行资产投资、投机的行为成为主流,结果是债务累积快于现金流的产生,若资产价值出现调整,过度借债的宏观危害性凸显,稳定和不稳定的临界点出现,危机如期而至。

  “格林斯潘繁荣”演进的下一站不是又一个繁荣,而是次贷危机、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住户单位、银行和政府的过度负债终尝恶果,饕餮散去,为繁荣埋单的恰恰是系统性的危机和衰退。

  明斯基观点三:金融体系性摆动和政府干预。人类的投资多是动量投资(momentum investment)而非价值投资(value investment),是顺周期的。金融体系在强健与脆弱之间摆动,在承载配置货币资源要素、加速资金运转速度的作用时,金融体系的摆动融入了商业活动的生命周期,进而影响经济周期变化。

  资产价格的投机泡沫对宏观经济的危害必须通过制度、央行干预等政府介入活动予以消减,自由市场经济也是不稳定的,一味减少管制的放任自由政策不可取。

  危机之后,完全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光环褪去,尽管执旗者不愿退出历史舞台,一边误读、曲解并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凯恩斯主义,一边又使用并透支凯恩斯主义。现实是残酷的,市场机制不仅会失灵,而且自我修复能力有限,政府的作用依然有实战的空间,逆周期的宏观调控政策和监管制度安排有助于缓解和熨平经济的过度波动。

  当然,不要因为市场经济的周期性事故就全面否定市场的作用,更不能得出政府应全面干预经济的错误结论,“过犹不及”的哲学逻辑同样适用于经济理论的思辨。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