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薪茗:缩小金融与实体经济偏离度

信贷资产证券化,不仅有利于改变目前过分依赖银行体系的间接融资,也有利于发展壮大直接融资的债券市场,使得金融体系更加均衡。

  当前,我国的经济和金融形势仍存在诸多不容乐观的因素,一方面是2012年我国GDP增速从2011年的9.3%的高位骤降至7.8%,实体经济增长开始放缓,企业盈利下降,企业“三角债”现象有所重新抬头,中小企业融资难、民营企业融资难等多年的“老大难”问题并没有解决;另一方面是由于目前金融获取了比实体经济更高的利润,全民热衷于搞金融。不仅是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行业介入了信贷领域,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租赁、财务公司、典当行、融资担保、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借贷平台、各种投资公司也都纷纷从事了中国特色的“影子银行”业务,甚至部分上市公司的利润来源也从传统的主营业务收入转向了依赖于“委托贷款”、“应收账款融资”等类银行的信贷业务。至于民间借贷和非法集资更是多年来全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热点”和“难点”问题。

  国民经济领域同时出现了“实体经济空心化”和“全民泛金融化”的两种不健康倾向。化解这些问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推进市场化导向的金融改革创新,从而实现经济与金融更加紧密的结合,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不匹配

  (一)金融创新严重滞后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表现为金融创新缺乏与金融风险隐患上升。2007年至今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过度金融创新和过度证券化产生的危机。中国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金融创新严重滞后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表现为正规渠道的金融创新严重不足,非正规渠道的金融创新过度泛滥,由此同时导致的“实体经济空心化”和“全民泛金融化”两种不健康倾向而使得金融风险隐患上升。

  (二)国民经济过分依赖银行体系的间接融资不可持续。2007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超过50万亿元,而在2012年就已超过翻番,资产快速增长主要源自两部分:一是贷款增长太快,贷款余额从2007年底的27.8万亿元,到2012年底已达到67.3万亿元;二是银行持有的其他生息资产如各类债券增长太快。截至2012年底,债券市场的发行余额已超过23.8万亿元,但债券余额的60%以上仍为银行业金融机构所持有,这些债券的实质仍是银行体系的间接融资。

  这都表明了近年来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实质依赖于银行贷款和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快速增长,由此引发了银行对资本补充的“饥渴症”,银行陷入了“扩大信贷规模——资本充足率下降——再融资——再扩大信贷规模”的怪圈。国民经济增长对银行体系间接融资的过分依赖也使得银行体系的风险过度集中,同时由于资产负债的结构不匹配,银行的风险还在进一步地累积。

  (三)由于缺乏“优胜劣汰”的退出机制,股票市场更多时候只是融资工具,已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价值创造和价值投资功能。

  中国的股票市场经过20多年来的发展,2012年末,境内上市公司的数量达到2494家,沪、深股市的流通市值达到18.2万亿元,创业板市值达到3335亿元。其中,2005年至2011年,六年中国股市市值增长超过5倍。目前,国内股市扩容速度太快,重数量而不重质量,由于缺乏“优胜劣汰”的上市公司退出机制,上市公司的“壳”成为稀缺资源,股票市场更多时候只是成为融资工具,已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价值创造和价值投资功能,影响了投资者的投资热情和股市的健康长远发展。

  (四)债券市场仍没有真正实现“买者自负”,且需要进一步的改革与创新。

  国内的债券市场近年来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形成了包括国债、央行票据、金融债、次级债、混合资本债、地方城投债等多个债券品种,到2012年末,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各类债券托管量余额为23.8万亿元,同比增长11.2%,债市规模超过股市。

  债券市场尽管发展迅速,但这些债券总体而言,信用等级较高,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和高收益债等债券创新品种仍然缺乏,并且各类债券的发债期限较短。最重要的是,债券市场60%以上的持有人仍然是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发展债券市场来分散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目标并没有实现。

  2011年债券市场发生的“滇公路”和“湖南高速”事件,2012年发生的“ST海龙”事件均无法通过市场原则实现真正违约,在各方压力之下,最终由地方政府出面予以解决。债券市场没有真正实现市场化,机构投资者无法实现真正的“买者自负”,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债券的定价机制不能真正市场化、高收益债券缺乏相应的投资者,这些因素必将制约多层次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五)从投资主体看,金融市场中机构投资人缺乏。尽管近年来国内机构投资人数量获得了一定的增长,但主要仍然是银行、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的专业投资者发展缓慢,不能适应国内金融市场近年来迅速发展的需要。机构投资者的单一性和同质性也导致金融市场缺乏多样性和包容性,容易出现单向波动加剧的特点。整体而言,金融机构作为国内主要的机构投资者在风险偏好上过于保守的特征,也使得金融市场不能很好地实现“买者自负”和风险定价,实现真正市场化。

  (六)从融资主体看,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普遍不健康,企业债务特别是短期债务偏高,需要更多的股本性投入。近年来,部分中小企业破产加剧,企业“三角债”重新抬头,企业负债的杠杆率上升,借贷成本加大。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的债务总额占GDP的比例迅速从2000年的95%上升到2011年的151%,这一比例高居世界各国前列(日本为113%,英国为115%,美国为75%,台湾地区为109%)。通过对比中国和美国的微观单个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不难发现,国内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普遍负债偏高,股本性投入不足;债务中大部分为从银行获得的短期负债,不同于美国企业债务中有相当的比重是企业发行的债券,而且大多为长期负债。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