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冯兴元:民企税收贡献远大于国企

中国对待民营企业的统制主义风格介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与市场经济相比还有差距。民营企业的行业准入,涉及一般竞争性行业的准入、公用事业的准入,以及传统垄断行业的准入等。

  中国目前已经进入中等人均收入国家之列,但同时众多政治、经济与社会瓶颈问题交织,对经济增长形成了羁绊。这可被视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目前,中国基本上就处于这种“中等收入陷阱”之中。冲破这一“陷阱”,需要推进多种政治、经济与社会体制改革。而其中,公权力对待民营企业的态度,尤应得到重视和改善。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频繁宏观调控短期操作的十年,也是“国进民退”加速的十年。“国进”或者“民退”尤其体现在公权力膨胀和行政垄断日趋严重两方面。许多民企为了求生存,不得不放弃其独立地位,转向依附公权力和国企。

  民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直接关系到中国的生产要素能否长期实现朝着回报率最高或者较高的方向配置,关系到中国是否能够完成“惊人的一跳”,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人均收入国家之列。但是民营企业目前面临着众多生存与发展障碍,不付出清障努力,就难以实现这一“中国梦”。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改善,可以说是一件关系到国家兴衰的“国祚”之事。

  民营企业的卓越贡献

  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降,随着中国的计划经济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民营企业总体上发展迅速。不同的人,所指的民营企业口径不一。一般而言,民营企业主要指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之外的国内非国有资本投资和经营的企业,包括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民营科技企业、外资经济、乡镇企业、合作制或股份合作制企业、股份制中国家不控股的企业以及国有民营企业。无论在数量、GDP贡献、就业贡献、投资、税收、利润以及技术创新方面,民营企业目前均已无可争议地成为中国国民经济的最大贡献者。

  中国民营企业的兴起与发展,主要得益于三方面的推进:一是民营部门的自发兴起,包括私人企业和集体企业;二是民营化,包括国有企业的民营化和集体企业的民营化,尤其是乡镇企业的民营化;三是全球化(包括加入WTO)、股市、债市和其他开放市场举措对民营企业发展所起到的促进作用。

  虽然在现实中,国家法律和政策对民营企业的歧视依然存在,但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速度惊人。改革开放以来,短短30余年间,民营企业数量有了巨幅增长。改革之初,中国只残存14万个体户,到了2011年底,发展到967.7万户私营企业和3756.5万户个体工商户。1992年-2011年,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数量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8.15%和4.54%。2011年,私营企业从业人数为10353.6万人,注册资本11.7万亿元,户均178万元。个体工商户从业人员为5776.4多万人,注册资金9006亿元,户均30871元。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数量的年增长率开始下跌,增速放缓,但从整体来看,两者的户均规模均处于稳定的扩张过程之中。

  有关民营企业对GDP的贡献,官方没有公布统计数据。根据2012年和讯与数字100联合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调查报告》,中国民营企业创造GDP的占比,从改革开放之初的1%发展到现在的超过60%。不同的数据来源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创造GDP的占比说法不一,但都估计在50%以上,多数在50%-60%之间。如果采用这一范围,再考虑到农户在农业方面增加值的GDP占比,那么民营经济(含农户经济)对中国GDP的贡献应该至少在60%-70%之间。此外,还需要考虑中国影子经济规模在1999年-2000年大约为GDP的19.6%,按此规模计算,可得出民营经济对中国GDP的贡献应该在66%-74.9%之间。

  民营企业所提供的就业岗位数量占全国城乡总就业人口的比例,也是逐渐提高的。2011年达到了23540万人,占城乡总就业人口比例的30.8%;与此对比,国有企业的就业人口占比则是缓慢下降的。2011年,国企占比只达8.8%。这说明,民营企业为解决社会就业问题所做的贡献,已经远远超过了国有企业,并且增长速度还在变快。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小企业(含微型企业)为中国的就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若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所获得有效发明专利数量来衡量,民营企业的技术创新也居支配地位。2011年,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的有效发明专利总数为131986件,占全部发明专利的65%。其中仅私营企业的有效专利发明数就达41366件,占26.1%,该数量是三类“国”字头企业(国有企业、国有联营企业和国有独资企业)有效专利发明数的2.5倍。

  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更为税收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民营企业的税收贡献既要计算其直接税收贡献,又要计算转嫁到其头上的“税收负担”。2011年,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的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占了全部规模以上企业的三分之一以上;而在应交增值税中,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的税收贡献则占据了一半左右。也就是说,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出口所获取的利润,对应交增值税的贡献是最大的。在这方面,国有企业的表现却是不断下滑的。

  中国的大量税收是间接税,其税负可以转嫁。比如,随着中国在国企改革方面推行“抓大放小”和“有进有退”的政策,很多国有企业通过归并重组扩大了规模,集中在众多产业链的上游环节,实行行政垄断,其价格也是行政垄断定价,往往定价偏高,典型的有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些企业的税收贡献,主要转嫁给了中下游的民营企业和消费者。由于对这些企业产品与服务的需求缺乏弹性,这些企业的税收负担也相应主要转嫁给了中下游的民营企业和消费者,或者说其“税收贡献”,应归功于这些民营企业和消费者。这样看下来,民营企业的实际税收贡献远大于国企。

  更难能可贵的是,民营企业在艰难的条件下,绩效远远超过了国有企业。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2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状况,显示过去一年国有企业的绩效远远低于私营和集体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私营企业实现利润增幅最高,同比增长20%,利润额共计18172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43%;集体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7.5%,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7.08%;国有及其国有控股企业、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实现利润仍在下降,同比降幅分别为5.1%和4.1%,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84%和5.75%。

  国有企业最近绩效下滑,有两个可能解释。一个解释是:很多国有企业占据行政垄断地位,处于产业链的上游,采取行政垄断定价。经济景气时,国有企业往往联手主管行政部门采取行政垄断定价,攫取垄断利润。经济不景气时,中下游环节对国有企业产品需求锐减,国有企业的定价趋向下调,但是,其产品和成本存在巨大刚性。民营企业则恰恰相反,其产品转向和成本调整能力更强。此外,虽有大量民营企业倒闭,但同时也有大量民营企业诞生。还有一个解释就是,鉴于社会各界要求大幅提高国有企业向财政上缴利润的呼声越来越高,部分国有企业开始在做账上下文章,即通过做账减少在账面上出现的利润总额。

  民营企业绩效高于国企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有证据的。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报告,2001年-2009年,国有企业整体是亏损的。尽管其账面利润很高,但其取得却是因为少支付利率、少纳税(上市公司中国企税率远远低于民企)、少支付或不支付资源和土地费用、享受高额补贴,把这些多拿和少付(含不付)的钱加起来,远远超过其账面利润,所以国有企业总体上是亏损的。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