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煤企陷入生存困境 多家中小煤矿被逼关停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与之前“电找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煤炭企业开始四处奔命,昔日抢煤的盛况早已不在。金银岛煤炭行业分析师戴兵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港口整体库存依然居高不下,这也表明下游需求动力依旧较为匮乏。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与之前“电找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煤炭企业开始四处奔命,昔日抢煤的盛况早已不在。

  如果说煤企是曾经的“大爷”,那现在它已不得不开始四处求人买煤了。

  另外,最近两三年内高价拿矿的中小煤矿企业只能关闭停产等待行业好转,因为煤一出井口就亏损,出煤越多,亏损越多,与此同时,煤炭供过于求的局面仍在持续恶化,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煤企库存高企

  销售人员四处跑市场

  在金原大厦14层的华润电力燃料港口代表处,办公室里仅有四五个工作人员在一边闲聊,一边抽烟。

  华润电力驻秦皇岛总经理贾筱宗对《证券日报》记者说:“电厂的需求比之前少了至少三成。煤炭供应紧张的时候,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抢煤,要时刻在港口盯着,防止别人加三,现在不用了。”

  孟海称,大秦铁路检修期间,动力煤价格涨涨降降,一直震荡;检修之后,价格却又一直在下跌,各大电厂也有消化库存的意愿,并不着急买煤。

  “煤炭市场情况不好,大部分销售人员都出去跑市场了,没人在公司里待着。”开滦集团宣传部工作人员李晓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过去,只要在公司等着,就有人来找煤。

  但实际上,销售人员跑市场的成效寥寥。

  “很多年老客户的煤炭需求都在减弱,开发新客户困难重重。”李晓辉说。

  这意味着,煤炭和电厂库存都即将接近最高点。

  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北方四港煤炭库存总量约1533.8万吨,其中秦皇岛港533.1万吨;京唐港304.6万吨;曹妃甸港381万吨;天津港315.1万吨。

  金银岛煤炭行业分析师戴兵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港口整体库存依然居高不下,这也表明下游需求动力依旧较为匮乏。产地在进行一系列的限产及停产后,至港口调入量明显减少,但现货销售状况依旧不佳。”

  而截至5月22日,六大电力企业煤炭库存1515.75万吨;总日耗约65.4万吨;平均可用天数23天。

  山西每天原煤产量260万吨左右,大秦线检修期间,有1900万吨煤“窝”在山西原产地,大秦线检修完成两周来,山西产地的库存量还很高,压力还是很大。按照往年的情况,每年检修期间窝在原产地的煤在检修完成之后,会迅速向港口转移,今年却一直“窝”在山西,因为现在价格低,下游电厂需求不旺,运过来也不赚钱,低卡煤运过来甚至亏得更多,因此煤炭运输动力也不足。

  戴兵也认为,下游市场库存还是较高,电厂库存较上一周库存还有所增长,短期内基本没有采购需求。上游贸易商消减库存压力依旧较大,小幅降价刺激需求将持续。

  中宇资讯分析师高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电厂库存一直处于高位,开工率则处于低位,拉煤意愿始终不高。多地电厂在库存高企的局面下,降低动力煤采购价格,导致电厂与煤企、贸易商难以达成统一,成交困难。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