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国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华尔街日报》:货币战争进入“决定性时刻”

在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央行说将抛售以色列谢克尔以使其贬值前,谢克尔持续升值。有观点认为,不应鼓励美国或日本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因为这会影响到汇率,但是这种观点是短视的。

  日元对美元自去年9月以来贬值了25%,这一跌势受到了日本新政府与央行行长的鼓励。

  瑞士法郎对欧元之所以一直保持稳定,是因为瑞士央行希望让它稳定在那里。周三,在瑞士央行行长说可能会采取更多措C使其走软后,瑞士法郎对欧元跌至两年来的低点。

  在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央行说将抛售以色列谢克尔以使其贬值前,谢克尔持续升值。

  中国的人民币在攀升,过去一年中对美元升值了3%,但是升值的速度保持在政府许可的范围。

  这个阶段令人回想起上世纪30年代“贸易战”的情景:各国竟相采取行动,努力减少进口,增加出口,这种以牙还牙的做法引发报复,使世界的状况进一步恶化。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史学家巴里·艾肯格林说,这是误导性的,“仅仅因为一个国家看到自己的货币升值,就有必要展开一场货币战吗”?

  回答就简单的两个字:没有。

  但是此刻,在全球经济需要它所能获得的所有帮助的时候,什么是不可接受的货币战术,什么是可接受的,就此作出判断尽管有时是很困难的,但却尤为重要。经济学家以及全球的财长和央行在他们的公报中要明辨两种情况的不同。

  一种情况是,一个经济体通过央行加印钞票(“量化宽松”)来促进增长。另一种情况是,经济体通过政府积极干预外汇市场使货币贬值。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前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上周在一次演讲中说:“那些遭遇到这两种情况的国家把两者混为一谈是可以理解的。”由此巴西、韩国和以色列发出了强烈抗议。由于大国推行的货币政策,它们认为自己的货币在不断升值出口和经济增长受到威胁。它们并不太关心其中的原因。

  但是原因很重要。全球之所以苦苦挣扎,是因为需求太少,失业率太高。对美国、欧洲和日本政府债务负担的担心产生了一种不愿加大减税力度和增加开支的情绪。因此对货币政策的依赖性进一步增强。

  这种极度扩张、低利率货币政策的试验也并非没有风险。每天都会有这样的报道:投资者为追求更高回报,将资金投入到了金融市场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有观点认为,不应鼓励美国或日本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因为这会影响到汇率,但是这种观点是短视的。伯格斯滕问道:“如果那些有通货紧缩和衰退风险的发达国家放弃了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那么新兴市场的境况真的会好转吗?”(戴维·韦塞尔)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