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阶层分配与代际分配的正义

在同代人中,资源如何分配,财富如何分配,哪个阶层拥有什么资源、多少财富,事关社会公平正义。资源和财富还在不同代际间分配,这里也有一种公平正义,即1972年联合国会议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命题。

  每一种经济活动,都始于对资源的分配,终于对财富的分配。

  在同代人中,资源如何分配,财富如何分配,哪个阶层拥有什么资源、多少财富,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中国明确要“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因此,凡与此相悖的,例如“拼爹”、“公共服务非均等化”、“身份歧视”、“权大于法”、“官大一级压死人”,等等,都是对公平正义的践踏。

  资源和财富还在不同代际间分配,这里也有一种公平正义,即1972年联合国会议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命题。只有当发展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能力时,发展才是可持续的。1997年,可持续发展战略写进了中共十五大报告。

  当我们对发展的公正性、合理性有了上述两方面的约束时,就不能不问自己:如果我们这一代对资源过度使用,是不是对下一代人的剥夺?这公平吗?

  如果说欧美一些国家这代人为消费之欢而过度负债,注定要下代人还,我们为追求增长最大化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过度使用,也是在留下不知多久才能偿还的账单。按照环保部部长周生贤不久前的讲话,中国机动车每年增长1500万辆左右,机动车氮氧化物排放量仍呈增长趋势,中国70%左右的城市不能达到新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雾霾天气影响国土面积1/4,受影响人口达6亿,20%左右的国控断面水质依然为劣V类,基本丧失水体功能,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严重,57%的地下水监测点位水质较差甚至极差,PM2.5、饮用水安全、血铅事件和化学品污染问题引起群众广泛关注。

  阶层分配和代际分配中的不公正往往又是相连的。透支未来人民福利实现的增长(例如对矿产资源的粗放采掘),在当代的阶层分配中,也并不能为所有人共享。那些从透支中获利的阶层(如黑心矿主),往往不用为透支埋单,而可以用暴利在海内外的宜居之地置业和安置家人。

  所以今天当我们谈论发展时,在积极的增长指标外,必须牢固建立起约束性的指标,事关生态环境和社会分配的那一类指标,否则正义和增长可能呈反比。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