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雨露:中国利率市场化2017年之前可完成

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布的《走向核心国家—中国大金融战略与发展路径》研究报告提出,我国利率市场化可在2017年之前完成。对此,陈雨露25日表示,如果结合中国在2020年前实现资本账户开放,那么利率市场化在2015-2017年之间完成是比较合理的。

  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布的《走向核心国家—中国大金融战略与发展路径》研究报告提出,我国利率市场化可在2017年之前完成。众所周知,以1996年放开同业拆借市场利率为标志,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迄今已经历17年,而对于2017年这一时间,此前也有争议,有人认为时间过长,也有人认为过短。那么,在未来4年,利率市场化进展程度能否顺利完成?对此,陈雨露25日表示,如果结合中国在2020年前实现资本账户开放,那么利率市场化在2015-2017年之间完成是比较合理的。

  “谈到这个问题时,我不得不提另一个问题——‘影子银行’。”陈雨露指出,2007年,“影子银行”已造成美国次贷危机,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在讨论这个问题成因时正式提出了“影子银行”概念。2011年,金融稳定委员会开始正式把它作为一个概念界定下来。对我国来说,“影子银行”主要是银信合作产品和民间金融。一些观点认为,对于“影子银行”,一方面必须得管,另一方面又不能“一棍子打死”。

  “如果正规渠道对实体经济产生的正常需求都得到了满足,就不会出现‘影子银行’。”陈雨露说,对这个问题,应当以“二分法”看待:第一,从金融如何更有效地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个原则来看,就要进一步推进金融市场化改革,比如金融市场化形成机制的“两率”市场化改革——利率和汇率,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稳步推进,要利用两率市场化改革,把市场化杠杆“竖”起来,让金融配置资源更准确、敏感。从这个角度看,“影子银行”将更贴近于资金需求。

  “另外,银行业改革要破题。”陈雨露认为,要把“影子银行”纳入到监管的范畴,不是简单地把它关掉,这有利于多层次金融体系的构建,满足不同层次的金融需求,在这个过程当中,利率市场化实际就是在这样的理念和改革节奏当中进入到战略进程的。

  “实际上我们利率市场化早已在推进,特别是在我们基准利率形成机制,贷款利率波动幅度方面早已经开始,只不过‘影子银行’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又在倒逼利率市场化要尽快地向纵深改革。”陈雨露强调,至于为什么是2017年,这一方面是国际经验数据,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我们要和汇率市场化配合,利率市场化主要是对内,汇率市场化主要是对外,根据改革先内后外的原则,我们认为汇率市场化要在2017—2020年之间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汇率基本上可浮动汇率。

  陈雨露进一步指出,“如果没有这样的衔接就会出现大量的套利行为,当然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中,完成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创新型国家的建设,金融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的完全市场化这几方面后,才具有了坚实的实体经济基础。”

  不过,陈雨露表示,在推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相关配套制度的改革也必须跟上。首先要继续加强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设,引导金融机构完善利率定价机制,增强风险定价能力;其次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逐步完善金融安全网,在促进优胜劣汰的过程中有效保护存款人的利益,维护金融体系的整体稳定;再次是同步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理顺国内外价格之间的传导机制,逐步形成开放统一的金融市场和价格体系;最后要完善金融监管制度,有效把握资本账户开放的节奏和秩序,使利率市场化改革与资本账户开放的实际进程相匹配,防止改革进程错配所导致的各种潜在风险。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