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高层动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中美合作有益世界

有人认为,从历史经验和政治学史的角度看,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奥巴马总统跟我确认过,他从未用过“转向亚洲”这样的表述,这是一些美国官员用过的。

  有人认为,从历史经验和政治学史的角度看,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对此,我公开表示,美中两国之间稳定、合作的伙伴关系对两国均有裨益。美中两国要打造这样的伙伴关系,需要双方有意识地创造有利于合作的条件。

  我认为,中国积极参与解决全球问题很重要。美中两国合作空间广阔,不仅可以在地区事务上进行合作。这种合作对巩固和深化两国关系有好处,对世界也有好处。

  全球性事务问题对美中两国关系的影响更加重要。我认为,从现实角度来说,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不能不考虑全球影响的阶段。美国必须认识并习惯自身在军事、金融等领域统领世界的时代结束了。虽然目前美国还是世界第一大国,可能在接下来十几年内也是如此,但未来已不确定。中国不会成为全球霸权,美国也不会,因为世界愈加复杂了。通过合作并建立伙伴关系,两国能逐渐克服压力,渡过难关。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存在问题,这为美中两国创造了共同承担历史性战略责任的机遇。

  目前,有一些可能会破坏双边关系的苗头,我认为双方对此应有所准备,公开遏制这种苗头。特别在当下,民族主义会导致很多问题出现。在民族主义主导下,中美两国难以合作。

  奥巴马总统跟我确认过,他从未用过“转向亚洲”这样的表述,这是一些美国官员用过的。奥巴马总统想表达的是,随着发展变化,亚洲正变得更加重要,美国应该更多地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完全正确的。

  美中两国领导人应该经常见面。仪式性活动不足以发展双边关系。我认为,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对国际事务都有准确而清晰的判断,双方应该严肃地讨论双边关系中遇到的问题。

  两国之间每年都应该有非正式的经常性会面。很关键的一点是,虽然双方的经济合作非常密切,但若不以合作的方式共同应对社会、经济等很多方面的问题,两国关系难以更深入地推进。

  没有简单的答案用以解决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加以解决,会变得更加麻烦,而双方完全有能力联手解决这些问题。双方首先应有解决问题、必须克服当前困难的意愿。当然,我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是持积极态度的。(温宪、李博雅 作者为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本报驻美国记者温宪、李博雅采访整理)

  有人认为,从历史经验和政治学史的角度看,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对此,我公开表示,美中两国之间稳定、合作的伙伴关系对两国均有裨益。美中两国要打造这样的伙伴关系,需要双方有意识地创造有利于合作的条件。

  我认为,中国积极参与解决全球问题很重要。美中两国合作空间广阔,不仅可以在地区事务上进行合作。这种合作对巩固和深化两国关系有好处,对世界也有好处。

  全球性事务问题对美中两国关系的影响更加重要。我认为,从现实角度来说,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不能不考虑全球影响的阶段。美国必须认识并习惯自身在军事、金融等领域统领世界的时代结束了。虽然目前美国还是世界第一大国,可能在接下来十几年内也是如此,但未来已不确定。中国不会成为全球霸权,美国也不会,因为世界愈加复杂了。通过合作并建立伙伴关系,两国能逐渐克服压力,渡过难关。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存在问题,这为美中两国创造了共同承担历史性战略责任的机遇。

  目前,有一些可能会破坏双边关系的苗头,我认为双方对此应有所准备,公开遏制这种苗头。特别在当下,民族主义会导致很多问题出现。在民族主义主导下,中美两国难以合作。

  奥巴马总统跟我确认过,他从未用过“转向亚洲”这样的表述,这是一些美国官员用过的。奥巴马总统想表达的是,随着发展变化,亚洲正变得更加重要,美国应该更多地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完全正确的。

  美中两国领导人应该经常见面。仪式性活动不足以发展双边关系。我认为,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对国际事务都有准确而清晰的判断,双方应该严肃地讨论双边关系中遇到的问题。

  两国之间每年都应该有非正式的经常性会面。很关键的一点是,虽然双方的经济合作非常密切,但若不以合作的方式共同应对社会、经济等很多方面的问题,两国关系难以更深入地推进。

  没有简单的答案用以解决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加以解决,会变得更加麻烦,而双方完全有能力联手解决这些问题。双方首先应有解决问题、必须克服当前困难的意愿。当然,我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是持积极态度的。(温宪、李博雅 作者为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本报驻美国记者温宪、李博雅采访整理)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