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屈宏斌:人民币浮动区间今年或扩至2%

截至2011年底前,人民币连续累积升值30%后,基本终结了连续升值的故事,至此我国贸易已经基本平衡,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世界汇率已非常接近市场均衡水平。屈宏斌:建议更多的企业选择避险工具来对冲风险,可以利用金融市场现成的一些产品对冲其风险,例如外贸企业可以在离岸人民币(CNH)远期市场进行对冲。

  5月24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破6.19,创下汇改新低。按国际清算银行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为115.24,较上月升值0.88%。这也是人民币连续七个月以来持续升值。

  外贸企业快挺不住了,但是还有坏消息。最近两个月时间内,全球范围内已有12家央行进行了16次降息调整,热钱正在蜂拥而至。

  人民币还会升多久?未来汇率走势如何?央行进一步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时机是否成熟?扩大空间有多大?

  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屈宏斌近日接受《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专访时认为,虽然热钱涌入推动汇率屡创新高,但不是长期趋势,这并不代表下半年会持续升值。

  人民币飙升不可持续

  《中国经营报》:日前,汇率中间价逼近“6.1”底线,创下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5月份交易价格更是屡次触及1%的“涨停线”,为何近月人民币汇率持续飙涨?

  屈宏斌:这主要是热钱涌入推动汇率屡创新高,但这不是一个趋势。因为2012年年初开始人民币汇率已开始从单边升值进入双向波动,即时而有贬值的预期,时而有升值的预期。

  截至2011年底前,人民币连续累积升值30%后,基本终结了连续升值的故事,至此我国贸易已经基本平衡,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世界汇率已非常接近市场均衡水平。

  《中国经营报》:当下英国央行、澳洲、韩国与以色列等全球多国掀起降息潮,跨境资金的大幅流入正不断推高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这对下一阶段我国货币政策有何影响?

  屈宏斌:我认为影响不大。中国货币政策主要是围绕国内经济的形势而做出调整,不会因为外围市场的变化而改变。虽然近期央行重启央票是为了对冲热钱,但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货币政策主要是在稳增长与控风险中取得平衡。现在需求偏弱通胀温和,总体流动性仍会保持相对宽松。

  《中国经营报》:汇率双向波动是否有利资本项目开放?

  屈宏斌:汇率双向波动形成后是资本项目开放的好时机。因为市场上出现的双边预期,对推进资本项目产生了一个比较好的条件。如果人民币面临一个巨大的单边升值压力,是难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的改革,同时如果人民币面临比较明显的贬值时,更不应该推动这种资本项目的改革,所以随着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有双边预期的情况下,预计未来几年是中国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一系列措施的一个时间窗口。

  这同时需要配套利率市场化改革、国内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以及银行金融体系的风险控制改善等。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