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短命建筑折射有GDP无财富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季元振先生指出,现在的设计标准一共有两个:90%以上的建筑的“建筑设计合理使用年限”是50年,只有极为重要的建筑是100年。

  短命建筑折射有GDP无财富

  中国建筑平均仅30年,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真实财富要比纸面GDP数据低得多。  

  我国的建筑寿命极短,环境污染极大。今年2月,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解读《绿色建筑行动方案》时,表示一些地方大拆大建,建筑使用寿命远低于设计使用年限。  

  明确的说法来自住建部官员,2010年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说,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而只能持续25-3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司长陈宜明表示,“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据对砖混结构、全现浇结构和框架结构等建筑的施工材料损耗的粗略统计,在每万平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吨;而每万平方米拆除的旧建筑,将产生7000~12000吨建筑垃圾而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

  国人不必担心从40年到70年不等的土地使用年限,通常不到40年,房屋就被拆了。

  被拆或者由于质量不佳,楼脆脆、楼歪歪必须拆。今年3月,媒体披露深圳海砂房,未经处理的海砂含有超标的氯离子,将严重腐蚀建筑中的钢筋,想像一下目前房价一级高的深圳,20年后各个大楼东倒西歪的惨状。不止深圳,福建平潭等地海砂危楼早经曝光,潜规则却屡禁不止。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季元振先生指出,现在的设计标准一共有两个:90%以上的建筑的“建筑设计合理使用年限”是50年,只有极为重要的建筑是100年。这个50年的标准是以木结构、人均寿命在50年之内制订的标准,将这种农耕时代的标准用于当今,是不可思议的标准滞后。

  大量拆迁主要是因为经济利益,旧建筑挡住了卖地生财之路,当地土地无法获得高额溢价,再受欢迎的楼也非拆不可。如投资2.5亿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仅仅使用18年就被拆除,原因是此地块要高价拍卖。再如重庆永川市会展中心,耗资4000万,建成仅仅五年,就要为五星级酒店让路,以3000万元收购会展中心的矿业老板投资2.5亿元决心建成永川市第一座五星级酒店,原来的渝西地标建筑被淹没在一堆酒店中。此类拆除不胜枚举,原因不外乎土地溢价,重新规划。

  大量的规划是短视的。以合肥维也纳森林花园小区为例,该小区1号商住楼盖到16层,却被整体爆破,当地市政府的说法是,该小区影响了合肥城市景观中轴线黄山路与大蜀山之间的山景,爆破之后可以将贯穿省城东西的黄山路“拉直”。审批与规划变成笑谈,没有人因此受损,更没有人被问责,因为拆除之后重建GDP有增无减。连上海这座中国管理最精细的城市,因为外滩通道综合改造工程,使被称为“亚洲第一弯”的延安东路高架外滩下匝道,仅仅11年后就被拆除,而这座高架桥设计寿命长达100年。

  大量的资源被浪费,大量的垃圾四处充塞,大量的财富被毁坏,而GDP却高涨不衰。GDP算的是流量,反映一国在一定时期内生产产品和服务的总价值,却不能反映原有的财富被毁坏的情况,更不能反映生态恶化、环境污染种种社会成本。湖南的有色金属产值上升,而江湖的重金属污染、湖南镉大米风险,却不会被纳入GDP。

    说得极端一点,文革时期的破四旧砸掉那么多古建筑、毁掉那么多文物、消灭那么多存量财富,几乎颠覆了一个国家的文化基础,但是,只要在老建筑原地建一个难看的小破房子,只要盖两幢工人新村,GDP就能上升。

  我们有GDP,却没有真正的财富我们有GDP,却没有青山绿水我们有GDP,还有不知道何处掩埋的无穷垃圾。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