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晓薇:宽松政策进入“微调时代”

低利率时代并不意味着可持续。这对于全球央行行长们来说是一个心知肚明的事实。但是为了完成各自的新任务——将经济带离衰退——他们却一直选择避而不见。

  低利率时代并不意味着可持续。这对于全球央行行长们来说是一个心知肚明的事实。但是为了完成各自的新任务——将经济带离衰退——他们却一直选择避而不见。

  然而当全球央行将降息进行到500次的门槛之时,这种对低利率不可持续的担心正在日益凸显。他们虽然还没改变货币利率声明中的立场,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将这种担心写在各央行的会议纪要中。

  尤其是,当一直努力在为量化宽松进行各种辩护的伯南克开始谈及退出时,这也许意味着市场的风向标的确是发生了变化。

  伯南克的两面证词

  5月22日,在出席美国听证会,宣读事先准备的陈词时,伯南克对于失业率的重视,以及对通胀将长期维持低位的言论都让外界认为,这只不过又是一个再次为量化宽松“背书”的空谈听证会。

  然而,当进入问答环节后,面对4名议员轮番针对量化宽松的提问,伯南克表现出了他对量化宽松的另一面立场。“我们在设法评估劳动市场的前景是否有真正的持续进步。如果看到了这种进步,并有信心会持续。今后几次会议上,我们可能采取行动削减每月购买债券的规模。”当又一次被问及何时退出量化宽松时,伯南克没有再闪躲。“伯南克脱离了事先准备好的讲稿,尽管他努力想保持美联储政策的透明度,但他把市场吓坏了。市场如今非常敏感,尤其是对有关美联储很快将开始放慢购债进度的任何言论。”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市场策略师Quincy Krosby表示。

  伯南克也知道自己的这种转变过于生硬,在之后关于退出的节奏提问上,伯南克又恢复了“鸽派”的一面。“退出并不意味着宽松的自动彻底结束。相反,我们会观察经济怎样发展,可能增加或者放慢今后的购买速度。”伯南克说。

  虽然伯南克在退出宽松上表现出了两面性,但是在两面的背后,却传达着同一种暗示——即退出宽松也许不再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在面对两位议员追问9月之前是否有可能减慢QE速度时,伯南克拒绝回答,既没否定也没有肯定。在真正谈及退出时,伯南克还希望表现得谨慎一些。

  距离听证会后4个小时公布的美联储5月会议纪要,委员们对于退出QE的时间争议也进一步解释了在此次听证会上,伯南克为何表现得如此两面。会议纪要显示,在5月的货币会议上,一些委员对于退出宽松表示了支持,他们甚至认为,如果经济数据表现良好,最早可以在6月就开始调整资产购买规模。但是更多的委员对退出仍持“观望态度”。按照惯例在会议纪要中使用“一些”,一般是大约4-5人持有该种态度。下一次美联储会议将在6月18日召开。但是大多数市场分析师坚信,在6月的货币会议上不会做出退出决定。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认为,退出决策的制定需要3-4个月,而高盛坚持认为美联储将在12月之后开始退出政策。“围绕美联储今年将开始削减QE规模还是继续货币刺激的辩论已经开始。不管你之前持有哪种观点,现在你都听到了一些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我认为,美联储正在讨论一些皆有可能的事情。”美国旧金山投资基金公司Permanent Portfolio Funds 总裁Michael Cuggino说。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