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出租车尴尬份儿钱历程:十多年未公开明细

5月23日,备受关注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听证会”如期举行。从事出租车个体经营的张师傅向记者介绍,北京的出租车份儿钱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

  见习记者 栗泽宇 北京报道

  5月23日,备受关注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听证会”如期举行。与此前的预测一样,“涨价”方案获得高票通过,而“份儿钱”成为受到质疑最多的话题。北京市人大代表马莉莉在听证会上明确表示,“希望政府公开透明份儿钱。”

  “社会上普遍关注、多位人大代表在人代会上和会后都非常关心的份儿钱问题,这次没有涉及,大家共同的反映,是希望份儿钱的问题能够更加公开透明。”马莉莉说。

  出租车司机代表李文岩在听证会中提供了一项数据,“我是单班司机,5175元的份儿,咱们按《劳动法》来说,除以20.9天,除以8小时,我一小时的份儿钱是30.95元。”李文岩用这个数据证明,如果不延长劳动时间,出租车司机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

  降低份儿钱,多年来一直是社会各界对出租车行业的期待,但这神秘的份儿钱,从诞生之日起就从未有过官方的明细单。

  从事出租车个体经营的张师傅向记者介绍,北京的出租车份儿钱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

  1992年,正在为申办2000年奥运会冲刺的北京遭遇了“打车难”问题。于是,当时的北京市政府提出了“一招手能停5辆出租车”的奋斗目标,大力推动出租车行业发展。“那是北京出租车行业历史上最爽的一段时间,一共持续了3年,跟我们这些老司机一提‘黄金老3年’,大家都知道说的是那段日子。”张师傅说。

  据张师傅介绍,当时为了吸引社会零散资金进入出租车行业,政府给了很多优惠。“那时候我们申请出租车经营,就跟头几年买房似的,生怕自己排不上队。”张师傅告诉记者,最初一段时间是个人可以直接申请,但没过多久就必须要挂靠到公司下申请了,现在全北京市留下的一千多辆个体出租车,都是那时候以个人名义申请的。

  黄金3年从1992年到1994年,出租车数量从1万多辆飙升到6万多辆。但当时即便挂靠在公司名下的出租车,也是由出租车司机自行出资购买,出租车公司只负责代办手续,所有经营活动都是“自主”的,但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800-1500元不等的管理费,具体数额由公司决定。“份儿钱”的俗称,也是在此时被逐渐传开。

  “但因为当时出租车行业利润较高,没有人计较管理费的多少。那时北京这边吃香的行业平均也就挣1000多块钱,我们出租车司机差不多平均能有3000-5000元一个月,最好的能上万,谁还在乎那几百块钱呢?”张师傅说。

  1996年,北京市政府出台政策,要求公司收回出租车经营权,所有车辆亦要求由公司购买。因为车辆所有权的改变,出租车公司开始向出租车司机收取车辆押金及车辆使用费用。1996年,出租车公司普遍向司机收取3万-8万元不等的车辆押金,每月的“份儿钱”也从1000元左右,上调到了四五千元。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