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权力对市场创新应保持克制

作为工具的打车软件,在本质上与作为工具的出租车并没有两样。公权力对市场创新还是应保持基本的克制,不要轻易动用强制权来否定新生事物或主导其走向。公权力对市场创新还是应保持基本的克制,不要轻易动用强制权来否定新生事物或主导其走向。

  作为工具的打车软件,在本质上与作为工具的出租车并没有两样。公权力对市场创新还是应保持基本的克制,不要轻易动用强制权来否定新生事物或主导其走向。

  时下颇为流行,但又颇具争议的手机 打车软件,在深圳市交运主管部门的一纸文件下,再一次成了社会的关注热点。日前,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要求已经安装手机打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卸载,不得继续使用。

  打车软件备受追捧,一方面是的士司机有需求,有了它,空驶率低了、收入高了;另一方面乘客也有需求,有了它,打车方便了、等车的确定性增加了。“两情相悦”的事,交管部门操的哪门子心,非要“棒打鸳鸯”呢?

  《通知》中透露的理由是:由于手机打车软件存在着广泛争议和监管质疑,对行业带来不稳定隐患,容易造成司机拒载和挑客。此外,深圳交管局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网络电召为市民增加了便利出行的选择。但单纯推广网络或手机电召,缺少实体平台支撑,将不利于服务考核监管,不利于投诉纠纷处理,不利于更多个性服务的拓展。

  先说第一个理由,是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只要有争议,就该叫停?“争议”当然不是标准,一个新鲜事物总归要涉及到不同的利益主体,如果不能实现共羸,则必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首先,打车软件便利的是使用了该软件的司机与乘客,因种种原因没用或不打算用的司机和乘客,自然对它反感。其次,打车软件绕过了出租公司和监管部门,还有可能带来类似拒载和挑客这样的问题,确实令管理的难度加大。

  但将这些作为叫停打车软件的理由,却显得苍白无力。打车软件是否应被“叫停”,应取决于它是否违背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不是它是否存在争议或是否带来了管理上的困难。若是司机有拒载等违法营运行为,直接处罚该行为即可,哪怕这种违法行为与打车软件存在某种关联。作为工具的打车软件,在本质上与作为工具的出租车并没有两样,并不曾听说交管部门因为出租车存在肇事的风险,就将出租车“叫停”。

  再说第二个理由,是不是打车软件“缺少实体平台支撑”,就该叫停?难道不能给打车软件的开发公司及关联市场主体一点时间,来架构这种实体平台。如果这一平台为市场所需求,它自然会出现。交管部门叫停打车软件,其用意恐怕还在于,这么好的平台,一定不能让市场夺去了,还是要由我来主导建立。这种行为模式的背后,还是管制型行政的影子。

  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行政、市场、社会的三分,比其他城市都要走得更远。但深圳交管部门叫停打车软件,并没有让我们看到这种“前沿”。这是这一事件令人最为遗憾的地方。公权力对市场创新还是应保持基本的克制,不要轻易动用强制权来否定新生事物或主导其走向。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