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宏观书院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彭博社面临信任危机

即便这样,在这种近乎荒诞的竞争中,路透也经常是输家,竞争对手彭博资讯社总是表现得更自如一些。与技术革命相伴而生加上与华尔街的深厚渊源,让彭博社具备了与道琼斯和汤森路透等老牌通讯社不一样的特征。

 

  获取不应该获得的信息让作为媒体的彭博社面临信任危机,而另一方面,它的客户—那些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们似乎并没有因此打算弃用彭博,这里没有绝对隐私,赚钱最要紧。

  两年前,王云波在汤森路透做记者的时候,最纠结的事情在于“抢”。

  那时候如果他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拿到新闻稿以后,一定要迅速浏览并作出判断,然后把其中最有价值的内容发回编辑部。对数字的敏感、对专业内容的判断,甚至打电话和打字的速度最后都会影响消息的“时效”,在很多时候,这种时效甚至是以“秒”来计算—比对手慢一秒你就输了。这家通讯社考核记者的主要指标,就是独家新闻的数量和质量,而独家新闻在多数时候都跟时间有关。

  即便这样,在这种近乎荒诞的竞争中,路透也经常是输家,竞争对手彭博资讯社总是表现得更自如一些。

  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彭博已经进入了16个年头。2010年,它开始向中国客户提供金融财经信息的中文服务,服务内容包括中文财经资讯、终端上海量的数据信息以及搜索引擎、中国公司债和国债的价格及收益率曲线、中国汇市、货币市场及利率市场的实时查询等等。

  在2010年,彭博社总编辑温以乐预计未来5年内在中国的业务增长率将保持在15%左右。当时它的香港办公室已经有超过450名员工服务于香港和中国内地市场,其中包括专职的负责新闻采集的记者队伍。到2012年时,它在中国已经有超过3500个客户,其中包括各大主要的商业银行、证券和基金公司等,甚至包括掌握有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的央行。

  现在,如果王云波还是一名以抢新闻为生的记者,那么他大概可以放轻松一点了,输家多了一个理由:新出的丑闻意味着他的对手使用了一些不那么光彩的手段。

  但是对于央行这类大型金融机构来说,事情则变得紧张起来。

  丑闻的爆发源于高盛集团的一桩投诉。这家华尔街投行发现,位于彭博香港站的一位记者为证实某位高盛高管是否离职,表示留意到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登录自己的终端了。而另一家华尔街大佬摩根大通随即宣称,公司去年曾确认彭博社记者根据终端登录信息来确认“伦敦鲸”事件中的交易员Bruno Iksil的离职。

  消息一出,华尔街一时哗然。交易员们惊讶于办公室内那台形影不离的彭博终端竟能如此完整记录下来他们的个人信息。

  就这样,以“无所不知”着称的彭博得罪了它的大客户,这可能是金融界和新闻界之间关系最微妙的时刻。很长一段时间里,华尔街人的一句流行语是“Just Bloomberg Me”(用彭博联系我就可以了)。这家金融信息公司曾深刻地改变了华尔街的面貌,经历过惨烈的商业竞争,并以独特的商业模式胜出,但现在,人们对它不那么放心了。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