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未都:现在的信用制度是胳膊粗主义

马未都说,世界的经济政治制度已经由金本位变成信用本位,然后变成了现在的胳膊粗主义。

  2013年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今天在北京开幕,24日下午的论坛由马未都的“听,颜色”主题演讲开始,马未都说,世界的经济政治制度已经由金本位变成信用本位,然后变成了现在的胳膊粗主义。

  马未都说,“1971年,美国人单方面宣布与黄金脱钩,外交辞令叫“关闭黄金窗口”,由金本位转为了有信用本位。美国人有多大信用?它为什么要关闭黄金窗口呢?是因为它国库中的黄金由战后的25000吨降至8000吨,所以当他们的英国盟友最后提取黄金时,它就关闭了黄金窗口,把货币制度改为了信用制度,这个制度到今天才40多年。我们的信用制度已经变成了胳膊粗主义,谁胳膊粗,谁说了就算。”

  以下是文字实录:

  所以在信息与科技两大革命中,第一个发生巨大变化的是政治制度。我们有可能看到第三种社会政治制度的出现,推进这个人类文明的发展。第二是经济制度,经济制度包括我们的金融制度,我们有贵金属本位,古今中外都是一样,不管是金本位、银本位还是贵金属本位,我们的货币制度都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曾经统一到金本位之下。

  1971年,美国人单方面宣布与黄金脱钩,外交辞令叫“关闭黄金窗口”,由金本位转为了有信用本位。美国人有多大信用?它为什么要关闭黄金窗口呢?是因为它国库中的黄金由战后的25000吨降至8000吨,所以当他们的英国盟友最后提取黄金时,它就关闭了黄金窗口,把货币制度改为了信用制度,这个制度到今天才40多年。我们的信用制度已经变成了胳膊粗主义,谁胳膊粗,谁说了就算。

  我们最近一个多月都看到日元的迅速贬值,每天一个价钱。我估计把对日做贸易的人都给逼疯了,我估计所有对日的生产型的企业都陷入了绝境。我们晚上看新闻的时候,都能看到各国都是货币量化宽松政策、超宽松政策,所以国家对国家拿出全部信誉来拼搏。我觉得如果在今天,信息如此畅通的社会中,如果没有一个能够量化的本位,我们的整个金融社会可能会发生我们想象不到的恐慌。

  • 责任编辑:恺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