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医疗资源社会化是医改必由之路

医疗资源有四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医生、医院(设施和设备)、药品、检查(仪器),其中医生是最核心的医疗资源。综上所述,打破目前的医疗资源行政化垄断,实现医疗资源的社会化是解决我国目前医疗卫生体制中的所有严重问题的根本途径,是我国医改的必由之路。

  医疗资源有四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医生、医院(设施和设备)、药品、检查(仪器),其中医生是最核心的医疗资源。我国存在着两个层次的医疗资源行政化垄断,这是造成医疗卫生领域一系列严重问题的根源,也是阻碍医改进一步深化的瓶颈。

  第一个层次的行政化垄断表现为,政府行政部门直接控制了两万多家医院中的三分之二(大约一万四千家医院)。由于这些公立医院的规模比民营医院大,因此政府行政部门直接控制了我国90%的医院床位(大约三百万张床位)。在改革30多年来的今天,除了完全由政府行政垄断的能源、通讯等行业外,医疗便成为一个行政化垄断最严重的行业。综合性医院、三甲医院基本上全都隶属于政府行政部门,民营医院几乎没有插足之地。

  第二个层次的行政化垄断表现为,医院控制了所有重要的医疗资源,从而将医院、医生、药品和检查这四个重要的医疗资源捆绑在一起,同时隶属于一个所有者主体。而在大多数国家中,医院、医生、药品和检查在很大程度上分属于不同的所有者:大多数医生(特别是全科医生)是自由执业,而非医院的雇员;住院治疗以外使用的药品由独立于医院的药房控制;大型检查设备由独立的实验检验中心控制。

  综合上述两个层次的行政化垄断,我们可以看到,政府行政部门通过直接控制医院,间接控制了所有重要的医疗资源,从而织成了一张医疗资源行政化垄断的天罗地网,同时也是一张千丝万缕交织的利益链大网。我国医疗卫生领域内几乎所有问题都可以追溯到这张行政化垄断的关系网和利益网上,它将医改的通路结结实实地堵死了,真可谓“一夫档关,万夫莫敌”!

  政府行政部门还通过七个工具或七条绳索来实现对医疗资源的行政化垄断:准入、规划、编制、评级、科研、定价、医保。尽管任何国家都通过一定的方式对医疗资源的市场准入进行控制,但在我国,这种市场准入完全是通过政府的行政化垄断方式进行的,这集中体现在对医生行医执业的控制上。几乎所有国家,医生只要获得资质,便获得行医资格,便可以自由开业行医。而在我国,医生的独立行医还是一个梦想,绝大多数医生只能成为医院的雇员,成为事业单位中的一个职工以后才能行医。诊所在多数国家都是医生行医的基本方式,而在我国医生诊所还是一个稀缺物种。

  将医生与医院捆绑在一起的还有三个重要的绳索。一个是事业单位的编制,它包含着一系列的相应福利待遇,特别是退休以后的养老福利待遇,这是医生不愿意离开公立医院的重要原因。第二个是医生的职称,这也是中国的一大特产。在大多数国家,医生只有资质和行医权的门槛,而不存在职称的评定,医生的优劣靠的是病人口碑。第三个是科研,而科研又与职称紧密联系在一起。国家行政部门控制了科研经费和科研项目,同时又将科研成果与职称评定联系在一起,这样便将医生牢牢地捆绑在公立医院的战车上。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